不忍


7.20

幾日前下班後經過書局,看到一位我自中學起便很喜歡的「海派」女作家原來出版了最新的報章專欄文字結集,忍不住「打書釘」匆匆看完。這位女作家以文風獨特見稱,文字幽默、跳脫又靈巧,那些遣詞與聯想造句,總令人拍案叫絕,想學也學不來。她寫電影,猶有深情,又有一種令人會心微笑的生活觸感;她寫教學與生活,則有質樸日常的幽默感與小情小趣。但看到了新書,只是感到失望。那種可愛的剔透機靈沒有了,剩下一種專屬於成年世故的尖酸刻薄,字裡行間都是譏笑與「單單打打」,煞是不討好。心裡嘀咕,以後還是不要讀她的文字了。

與羅大佑的音樂結緣始於小時,那時候家裡有好幾張羅本人和他在香港搞「音樂工廠」時期的專輯。他有才情又有頭腦,不但自己譜寫出首首令人感動的經典金曲,「音樂工廠」時間更有跨界與大玩本地文化政治元素的創作,那時候旗下那些歌手,有的已不再唱歌甚至消失於樂壇,卻留下餘音嫋嫋。現在看來,那些歌曲和概念,依然非常「潮」、非常動人,華語世界歷來最有影響力和最成功的音樂人,捨他其誰。月底他重臨香港開演唱會,我本來甚為期待,因為對上一次演唱會(2004年)我們一家都有美好回憶。但看到了媒體訪問,標題乾脆說他怒火不再,還說作了兩首新歌給香港人,訊息都是溫情和諧的調調,看了一半,已讀不下去。買票的念頭,也打消了。

這自然不是一種狠心的摒棄。在一個粉絲的角度,這更多是一種對於昔日曾帶給我們感動的人與事走了樣、變了味的不忍之情。正因我們都長了一些年歲,明白他人的成年生活的選擇不由得我們評斷,於是更希望把這些曾經美好的一切,留在過去。

我想,如果還有哪個多年偶像來香港搞音樂會而我會義不容辭的話,那應該會是崔健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