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配樂


8.10

每天下班,戴上耳塞,以音樂將自己與人群裡的嘈雜聲與機械的廣播聲隔開。音樂響起,稠濁的空氣彷彿重新流動,我像陡然在光照下得以隱身,靜靜在車廂的角落,觀察一張張疏離疲乏的臉。城市生活的真實感,畢竟如此。

入夜開始便很少聽流行曲。不想在節奏與歌詞中沉溺,讓各種再造的情感淹沒覺識,無法穿透。對我來說,流行曲的刺激與麻醉應當是屬於日光或假日夜。好不容易熬過一天,讓呼吸隨心跳靜下,睡醒才有力氣。

除了古典樂,也有所謂現代純音樂。小時開始愛上George Winston,他獨特的創造力與風格。彷彿以鋼琴作畫,潑墨摹出大地千種色彩;樂句裡有古典奏鳴曲的格律感,亦有現代的詩意雋永。縱使創作不斷,最令人著迷的畢竟是1980年最早期之一的《Autumn》專輯與1994年的《Forest》,秋季的蒼茫、瑰麗與憂鬱、夜空與海洋的呼喚,森林裡的幽靜與空靈,美得叫人屏氣。

還有人聽人愛的Secret Garden。初中時接觸樂團成名的專輯《Song from a secret garden》與《White Stone》,驚艷於其小提琴弦動似穿越日光與黑夜、神明與大地的天籟吟唱,旋律簡單而優雅,卻不流俗,還有非常獨特的民謠色彩,改變了當時對於那些充滿電子合成與自然聲fusion的古怪俗氣「newage」印象。樂團重質不追求產量,相隔六年,去年尾才推出新的創作專輯。可惜的是近兩張專輯都彷彿越趨流行曲的平庸,縱使不失悠揚淡雅,也著實有點失望。

今年也愛上英國大紅的古典流行crossover歌手Katherine Jenkins。其mezzo-soprano音域對於聽慣靚聲歌姬如Sarah Brightman的樂迷來說或略低沉了點;我反而喜歡她低沉中有收放自如的華麗甜美,與恰到好處的「巨肺」力量,她節奏感也好,古典與流行演繹皆宜,不像同輩另一位英倫女伶Hayley Westenra空有靚聲卻唱腔僵硬、缺乏感情。我喜歡她唱的「gravity」:不過作為流行曲,或者太好聽,太容易穿透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