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8.16

近年荷李活大多成了「無聊消遣」或「平庸」的代名詞,我對3D熱潮更是嗤之以鼻。但必得承認我是喝美國流行文化的奶水長大的,對西方世界的想像也是從中而來。那時自然也會迷偶像,其中一個細水長流的螢幕女神非Winona Ryder莫屬。

十五歲開始演戲的她,紅遍整個90年代,演活大小佳作的不同角色,一代觀眾見證她的成長。廿歲不夠,她已駕馭重要角色,與大明星演對手戲。除了演戲天賦,更是天生美人胚子,早熟氣質很快蓋過稚嫩少女味,一雙眼剔透得不染紅塵,古裝時裝短髮長髮,都那樣脫俗美麗。

記得3年前看周迅的《愛失償》,立時想起Winona在占渣木殊《Night on Earth》的演出:能不施脂粉演活一個邋遢粗魯的草根的士司機依然不減氣質的,才叫女神。千禧年打後她際遇開始不順,又有高買事件一沉百踩,更平庸的都做了影后,已屆中女的她還在二線與獨立製作徘徊。倒是如此令我更心折留情,畢竟沒有一條星光大道會永遠順景。

現在新晉荷李活女星,我偏好Amanda Seyfried。她的成名作《媽媽咪呀》我有看,俗套的《分手的情書》也有,那時只覺是個會唱歌的青春無敵少女偶像罷。但到了《色破孽緣》(Chloe)就徹底改觀:戲裡她與兩位金像級演員同場毫不失色,那份風塵女子身上的迷離、脆弱與倔強,鮮活而動人。再加上玉女偶像肯搏肯脫,破格演出贏得好評,也多添好感。那時我還問同行男友人是否覺得她「索」,他搖搖頭,說五官長得怪。她確不是標準美人;但她有種非常獨特的美艷氣質,比例有點過大的眼睛有種彷彿洞悉人心又帶點狡黠的迫人靈氣。她的俏麗復古扮相成了劇本失敗的《潛逃時空》的亮眼點,在《茱麗葉愛情信箱》又討好自然,更將在《孤星淚》再顯歌藝。這份魅力與可塑性,是她與其他八九十後女星不同之處,升級女神或指日可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