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8.24

今年3月,俄羅斯樂隊Pussy Riot三名成員因到莫斯科最大的教堂「救主堂」內「唱衰」普京(她們稱行動為Punk Prayer)而被當局拘捕。俄國的體制貪腐與鐵腕手段向來臭名昭著,跟我們的祖國不遑多讓;其實Pussy Riot幾個年輕女子沒做了甚麼,但她們穿戴奪目,開宗明義以鮮明女性形象與音樂衝擊體制,無畏無懼,已經教專權者不安。是故,當局只好拿「流氓罪」以言入罪,說她們煽動宗教仇恨。這種中世紀式的罪名與檢控,令國際社會譁然,志願機構與知名歌手都加入聲援行列。

上周五,法院終於判刑,3名女成員罪成重囚兩年。國際媒體拍下了宣判的畫面,那一刻,被告欄上那三張美麗的臉如此沉著、堅定和驕傲──我心一動,明白為何普京要害怕她們,這種溫柔與勇敢的女性力量太強大,這種自由,鐵窗鎖不住。

每次從報上讀到遠方的鐵腕和戰火,總會有無力感,不明白可以做甚麼。但我知道這也是一種自以為是,我們從來都是一個個力量微小的個體,是信念與勇氣令我們強大。做能做的吧,不須再問了。大前天,日本戰地記者山本美香在敘利亞殉職,有媒體事後報道說,她之所以一直奔赴戰場,是因為相信報道能夠促進停火。

目前在敘利亞,已有數十位國際及民間記者殉職;而屠殺平民婦孺、酷刑折磨反對派的情況還是在每天發生。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敘利亞的決議,也是被俄羅斯和中國兩個老兄弟否決。屠夫政權當然不會主張停止別國流血。

世界太荒謬,眾生太無辜。荷李活英雄從不存在,這些血注定是白流的。我們能做的,就是謹記這些逝去的生命,謹記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平則鳴的本性與道德責任。Pussy Riot成員也是母親,她們所做的沒錯改變不了一時三刻,但她們的孩子長大後會明白母親為何要坐牢。我們沒有藉口。做你能做的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