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江湖武鬥式論政說不


8.30

今屆選舉是多年以來身份最抽離的一次。因為工作所限,不能參與助選,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入Facebook「洗板」行列,嘗試慢慢鼓動身邊人,也鼓勵在前線不同崗位為民主理念努力的朋友。選舉最後一周我被派去出差,唯有力爭星期日日間回港趕去投票。我不相信代議政制能改變社會,但這一票,還是對我無比重要。

我羨慕西方社會,人人可以公開表示政治取向,嬉笑怒罵又生活如常,不同於香港,說自己支持某某政黨總是戰戰兢兢怕在工作和社交上「不方便」;加入政黨,更要思前想後、應付麻煩,很多相識的人會用另一種眼光審視你的言行,彷彿你跑「這蹚渾水」都是謀利益,在關鍵時刻以人情脅迫他人支持……近來這種標籤也不止於針對政黨,我不時聽到大學時的同學或師弟師妹說讀文化研究系都被標籤為「偏激」!

但是這類標籤其實也反過來說,年輕一代的政治意識漸強,對主流民情帶來衝擊甚至不安,不能說不是好事。要說兩極化麼?看看今年美國大選,成熟民主社會不怕取向兩極,兩個陣營一樣公開搞negative campaign,誰有理有節、誰說謊堆砌,都逃不掉傳媒與網民的火眼金睛。

我擔憂香港的政治生態,不在於泛民最後取了多少席,而是這充滿詭譎變數的形勢。我不滿傳統泛民政黨築牆自困、保守僵化,所以格外理解有些人「寧投激進派」的初衷。但「激進派」裡頭,還是要分清誰是立場始終如一堅定鮮明、抗爭理念與政策綱領完備的一群。最怕有些自命激進的投機分子,政策立場語焉不詳,背後財源令人生疑,偏偏愛搞個人主義和不講理的集體批鬥。這種人進入議會,對整個政治生態只是長遠傷害。那時,誰最開心?阿爺和建制派,還有左右逢源吃大茶飯的生意人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