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與現實


8.31

HBO今年的重頭劇《The Newsroom》首季共十集完結,Aaron Sorkin(原創編劇)的粉絲大多說此劇再好也比不上《白宮群英》全盛時期;美國本土的評論也非常參差,據說有當地傳媒人批評劇情不寫實……然而有時大眾文化的可貴之處,就是在各種限制之間游移突破,呈現娛樂以外的創作精神,以虛構形式介入我們對現實的想像。一如我小時看的荷李活類型片,我還是相信某種作為成長階段的美化想像始終是必須的,價值的建立從來都是發自他者的觀照,始終比內地這代人被體制教育得甚麼也不相信要來得好。隨便看看《The Newsroom》在內地網民的好評:劇裡的言論自由與新聞操守,那份理所當然,畢竟是種奢侈啊。

《The Newsroom》好看,厥功至偉當然是貫徹編劇風格的精彩連珠對白,幾乎通篇金句,不厭其煩地提醒我們最老套又可能是當下最不合時宜的所謂傳媒價值,並同時以此折射美國政治文化亂象。編劇借主角之口痛扁茶黨反智、共和黨失信,又銘刻美國近年大事,也令人拍案叫絕。

然而劇情也並非無尷尬之處:有足夠世故的,又大概覺得那些到最後總是政治正確的長篇大論有點過於說教迂腐,畢竟這個世道,做好事有多不容易,誰都「心照」。講埃及變天一集(episode 5, “Amen")就最令人有抽離感,其實我們都知道那些為國際傳媒做跑腿的當地記者,最後還是無名無目地被抓被殺,那種風險與代價,又豈是「he’s one of us」那樣簡單。我想起類似筆觸,《Good Wife》第三季談敘利亞一集(episode 15, “Live from Damascus")就真實而謙卑得多了。*

大概因此,劇情那些為了符合娛樂考慮而設計的男女關係情節就格外令人心煩:為何人人都要如此神經質同時又那麼軟弱呢。大抵那是某種理想化情節扣除現實之後的剩餘投射物:我們敬仰的時代精神畢竟失落了。如何在這亂世自處安身、面對那種與陳腐一線之差的精英與偏執呢。

*(從前也聽張翠容談過,當地記者相對於國際記者,如何面對更大風險卻獲最少掌聲。因此感動於《Good Wife》該集的處理:Kalinda在敘利亞民間反對派的「線人」在危難裡協助救出被俘美國學生,自己卻隨即歿於政府炮火鎮壓。律師們與家屬的聞訊鼓舞,一牆之隔是Kalinda獨自在房間內嘗試答謝義人相助。惟這次通訊畫面的另一端是一位當地女子,哀傷而充滿恐懼地說,他不在了,不要再跟我們聯絡。人命從不無價、也從不平等,無數義人志士不明不白地死去而無人記起,這就是第三世界。這一抹歉疚與謙卑的筆觸要比《Newsroom》的"Amen"一集裡「英雄義救當地記者」的皆大歡喜結局更勝一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