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介菲籍華人社群及「菲華大班」的角色


刊於《國際關係研究月刊》第八期


本文作者簡介
周澄
2010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系。畢業後曾於菲律賓一非政府組織實習半年,期間接觸到不同的當地及區域發展議題。最近獲取錄為2012-2013年度的Asia Pacific Youth Network青年大使,將會在未來一年參與推動亞太地區的人權運動。

編按:華人與菲律賓關係的淵源,可追溯到16世紀殖民統治的政策如何確立菲籍華僑的公民身份。稱為「菲華六大班」的六大華人財團在菲律賓的角色,呈現了華人在當地政治和貿易地位。對於東盟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這批大班與代表中小企華商的「菲華商聯總會」在雙邊貿易上的取態與利益關係有明顯分別。同時,觀乎最近一年東盟的發展,中國對東盟的政治野心未必能盡如人意。

———————————————————

近來黃岩島爭議,菲律賓國內的華人社群成為焦點之一。有菲籍華商代表指擔心局勢惡化會促使反華潮,報導更指「菲華商聯總會」有份與部份發起反華抗議的組織私下交涉協商,又與總統阿基諾三世會談要求和平解決領土紛爭,著力緩和國內氣氛,更指「在無所選擇之時我們只好站在菲律賓這邊」。過去,菲籍華人在菲國被視為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除了有所謂華裔大亨涉足的企業佔該國經濟六七成的說法外,不少政界重要人物都有華人血統。本文將簡介菲籍華人概況、「菲華六大班」及「菲華商聯總會」在中菲經貿合作上的取態。

Chinoy」:菲籍華人社群

據載,華人移居菲律賓最早於16世紀。期後四百年間,歷經西班牙與美國先後殖民統治和移民管制政策的改變,以及後來獨立運動背景催生的排華潮,和1949年後中菲斷交到冷戰等歷史發展,菲籍華僑的公民身份與地位正式得到提昇與確立,是1975年馬可斯政權對華僑採取歸化政策之後的事。但亦基於前述歷史背景,官方一直沒有菲律賓華人的確切統計數字,只有非正式研究曾估算目前華僑人口大約為全國總人口的2%。

由於華僑移居菲律賓淵源已久,現時很多在菲國為人熟知的菲籍華人,其實早已是第二三代移民,在當地土生土長,同時操純熟菲律賓語及僑鄉福建話,對菲律賓的身份認同比中國來得深厚。著名的菲華學者、作家吳文煥(GO Bo-juan)就於1992年與同事創出「Tsinoy」(亦通「Chinoy」)一詞,這源於菲律賓人在本地與海外均稱呼自己作「Pinoy」,吳文煥等人當時是希望建構菲籍華人的身份認同,藉此促進本地融合,而如今,這個詞已被主流社會廣泛接受和引用,菲國媒體更多稱菲華企業家為「Tsinoy businessmen」或「taipan」。

數字上,華僑人口比例雖小,然而菲籍華人企業家主導菲律賓經濟的說法,在菲律賓流傳廣泛,亦非常配合華僑大亨遍佈東南亞在市場與政壇大起風雲的「亞洲教父」形象。吳文煥卻對此論述心存質疑,1996年曾著書《Myths about the Ethnic Chinese “Economic Miracle”》(中譯《關於華人經濟奇蹟的神話》),指這群華人大班一則沒有很大的「中華」文化傳統,二則他們的成就被誇大,並不足以控制菲律賓的經濟命脈。

「菲華六大班」與「菲華商聯總會」(FFCCCII

在菲律賓,陳永裁(Lucio Tan)、施至成(Henry Sy)、吳奕輝(John Gokongwei Jr.)、吳天恩(Andrew Gotianun)、楊應琳(Alfonso Yuchengco)及鄭少堅(George Ty)合稱「菲華六大班」,源於1993年時任總統拉莫斯(Fidel V. Ramos)點名扶助國家發展新興產業的六大華人財團,他們所涉足行業包括零售、航空公司、銀行、保險和地產,其中以楊應琳資歷最出眾,他除了涉足東南亞金融服務,更曾三次獲委任外交職務,在菲律賓地位因而相當高。

這批菲華大班在中菲兩國貿易關係中固然有明顯優勢與利益。現時,中國為菲律賓第三大貿易伙伴,去年8月總統阿基諾三世訪華,以菲華大班及「菲華商聯總會」為首的華商便隨同前往北京,希望此行可以推動菲華企業在中國境內投資。

然而,正如吳文煥指出,菲華大班雖然在各個行業都佔據主導地位,但在能源、電等戰略性行業,華人涉足甚少。菲律賓Business World雜誌每年皆有出版「Top 1000 Corporations in the Philippines」專號,單看2010年的排名統計的頭25名,歐美背景和本地資本的企業與這些華人財團平分秋色,美國殖民背景與全球化色彩相當重。而拿這排名統計跟1993年(亦即拉莫斯點名「六大班」的同年),Asia Week雜誌出版的「The 50 Largest Enterprises in ASEAN」並列觀之,便會發現菲律賓佔國內經濟最大份額的傳統企業地位一直沒有大變。

其次,這批大班與代表中小企華商的「菲華商聯總會」在雙邊貿易上的取態與利益關係有明顯分別。菲華大班的財團,本就被主流視作菲律賓的民族資本甚至寡頭資本(oligarch)。而除了陳永裁為商會的「永遠名譽理事長」名銜外,這批大班甚少與這類商業社團往來。兩者對於東盟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China-ASEAN FTA)的取態,便有明顯區別。

東盟與中國自由貿易區:「著數」還是威脅?

東盟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於2001年簽訂,於2010年開始生效,整個過程東盟各國內部都反對聲不斷,指自由貿易區會危害菲律賓本土經濟,加劇東盟各國的發展不平衡。

想當初,「菲華商聯總會」成立於1954年之時,正是菲律賓國內鼓吹經濟國有化(亦稱「菲化運動」,透過立法限制華僑從事工商領域)、菲華小商戶生存處境最嚴峻的時期;數十年來,商總見證菲律賓對華政策與社會氣候的大小轉變。菲華中小商戶站穩陣腳不過十多年,就迎來中國廉價出口與走私猖獗的衝擊,反應固然強烈。商總遂在2001年聯合菲律賓各個商會與政要,發起「買國貨運動」(Buy Pinoy Movement),聲明要保護本土製造業、服務業以及民眾就業機會,同時強調華僑商戶的本土身份認同;期間,商總亦帶頭對政府猛烈游說反對是次自由貿易協定(可參考中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協定中辯論最激烈的「Early Harvest Programme」),導致菲律賓在2005年才正式與中國洽商成功,是所有東盟國家中最遲簽訂協議的一個。2010年協定正式生效前,泰國更率先要求暫緩落實,可見東盟國家的國內反彈。從經貿取態以至文化身份而言,這群華僑都廣被菲律賓主流社會接受,也是最近乘黃岩島爭端的「反華」運動搞不起來的原因。這批「舊移民」亦因為經濟競爭與文化認同的原因,有心與新一批中國移民區別開來,這個現象,對港人應不新鮮。

中國如意算盤打不響?

中國想打東盟的如意算盤,政治野心當然比經濟意欲大。但觀乎最近一年的發展,從美國「重返亞洲」,到菲律賓與越南就主權紛爭上對中方態度之強硬,甚至其他近鄰國家對上述問題的取態,這個轉變也許是中國在自由貿易協定商議之初所料想不到的。誠然,我們很難知道菲華大班在兩國外交與經濟層面的參與度和影響有多大,但他們所代表的文化資本與政治優勢,以及他們的角色,實值得論者再加留意。

參考:

庄國土,〈菲律賓華人政治地位的變化〉,《當代亞太》,2004年第2期
沈紅芳,〈菲律賓逆向應對中國入世和CAFTA的舉措及其原因探析〉,《東南亞研究》,2004年第4期
朱東芹,〈論菲華商聯總會成立之背景〉,《東南亞縱橫》,2003年5月
沈紅芳,〈菲律賓的華僑華人研究現狀及其思考〉,《東南亞研究》,2009年第6期
黃錇堅:「菲律賓的真相與神話(五):華人經濟神話?」,2006年10月26日
黃錇堅:「楊應琳:菲律賓大班傳奇」,2007年1月12日

Eighengreen, Rhee & Hui, “China and the Exports of Other Asian Countries”, Review of World Economics 2007, Vol. 143(2)
BusinessWorld TOP 1000 Corporations in the Philippines, vol 24, 201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