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記


10.18

病了。星期六醒來就感到暈眩,爾後是頭痛。但作為記者,安排好了的工作無法找人替補,硬著頭皮,吞下兩粒成藥,還是要去。採訪對象是攝影展的策展人,想好的問題,在腦袋裡突然模糊難辨,看著展區那些風格不一的作品,意識糊糊黏黏,說不出形容詞和造句,只好說,這張,很有感覺,很好。怠倦中那些遠景蒼茫空寂的黑白攝影作品份外有感召力,病倒的人,總有這樣的片刻,覺得自己被孤單遺落在這空蕩蕩的世界,時間的流轉陡然變慢。

翌日知道自己是發燒了:不住冒汗,全身濕熱。昏睡了一個下午,勉強補充了些微體力,又要跑去公司活動,回來了繼續趕稿。從小就體弱多病,但夜深想起對上一次發燒病倒是三年前。那是同樣的轉季時節,從中大下課回家,開始全身發冷,半夜開始嘔吐大作,昏沉中,某些臉孔突然如此清晰地在眼前出現,辜負了的期望,由此變成實體,感覺異常強烈。

半夢半醒之間,某些內心無法迴避的東西乘虛突襲,倉皇中就流了一臉的淚,與汗水黏和在一起。三年之後的今天,這次發燒沒有再嘔吐,有病自理,當天陪我看病的人亦已遠去,也不再有可以因病延期的功課,隨之而來更多的是成年世界的責任。這三年竟然銘刻了對我影響最深的一個成長階段,甚麼事情都經過了,最差的,不過也猶如一場高熱,病中總覺痛無止境,但出一身汗,熬過了,便好。人心一樣有免疫力,嘗過痛,就會懂得退縮、躲避,或者失去知覺,不再竭力追隨。有些痛楚畢竟還是自找的,記得有句話:當你想好起來時,拍一拍自己,你就會好起來了。

吃了藥,慢慢又會好起來。再看回那天展覽裡的攝影作品,有了一不樣的力量。空寂之中,世界和自己的距離無法命名,黑白鏡頭下呈現的荒地、海邊、山林與街道,都像在反過來凝望著自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