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林記取的歷史


10.25

今個秋天,康文署的世界電影經典回顧系列給香港的影迷帶來了Fritz Lang和F.W. Murnau的德國20年代經典。朋友常抱怨說畢業後看這些放映展「肉痛」了很多,沒有學生折扣的票價太貴了。但轉念,其實也是讀書時才有這種奢侈看那麼多場次。吾生有涯,到底是愛經典的人的遺憾。

德國20年代是一個特殊的年頭,那個名叫「威瑪共和國」的歷史嘗試,後來者觀之,彷彿一開始就注定劫數難逃。到了1933年,這個十四載以來飽受內憂外患的共和國隨著希特勒上台而覆亡,the rest is history。但這短暫的十四年,也因為一場先鋒文化運動而被記著。從前大學上經典電影課,老師就給我們放《The Cabinet of Dr. Caligari》,這是部已成為德國表現主義電影代表和所有電影理論書都會用的範例,它的時代意義與美學解讀,歷來也與爭議揮之不去。不過但凡看過的人,都會被那些荒誕扭曲的超現實場景設計、詭異迷離的攝影氣氛與充滿癲狂、黑暗的故事情節所震懾。這場先鋒文化運動,不止於美學實驗,而是文化人在一戰以後對現代性的反省意識。後來納粹興起,不少文化人逃離德國,電影人都跑了去荷李活,直接影響了美國電影,包括40年代興起的「黑色電影」。

Fritz Lang本人也折射了那個風起雲湧的時代。Fritz Lang的《大都會》(Metropolis)今天被視為不朽經典裡面那些被荷李活數十年來不斷模仿再現的城市景觀,其反烏托邦題旨與末世氛圍。但據說他在世時對此片不表滿意,除了因為遭片商大刀刪剪,更重要是因為納粹黨對此片的刻意吹捧;電影拍成之後六年,他更乾脆離開德國和他親納粹的妻子。那樣的一個時代,漫長的世紀,慶幸人類有筆,也有了菲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