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痕


“I thought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in the world must be shadow, the million moving shapes and cul-de-sacs of shadow."

為了爬格子的需要,匆匆寫了一篇講《The Bell Jar》。在格子以外沒寫出的,我說那是因為篇幅,但打完那段摘引我把書蓋上,歎一口氣,不,我知道。

我迷戀書中的Esther。但那幻覺畢竟孵生自鏡像的投影,那個在眩目的城市節奏與男性的目光中迷失的人兒,那個在失落與虛妄中耽溺而無法自已的人兒,那些小聰明,那種年少的虛榮感,那些拙嫩的心機,那種消盡於疲乏中的憤怒。在意義的臨界處,無法命名的覺識,擺盪欲墜。其實,一點都不優雅。只是那氣息似曾相識,一種溫柔的牽動,令我們禁不住原諒那些過錯,錯與對,光與暗,虛與實,誰成全了誰。

那年輕的人兒,畢竟是被自己鋪滿匠痕的靈魂所傷。

直至我們試圖明白生死,明白血肉的卑微,明白自己的生命,不過是天地間的偶然,曠野中的一抹剪影。淚流乾了,地沒有動,山沒有搖,天地漠然,indifference才是它的慈悲。一如我們的影子,影子沒有表情。暗黑淹沒我們的輪廓。我們屑視影之平面,又留戀那若暗若明、織滿不明意義的黑。影子鑄刻我們無法逃離的命運。

無論我們如何努力,那些匠痕都不會褪去。猶如指紋定義個體。只是當我們伸出手,憑藉撫摸而體認,我們惟其相信,那些人工的接合處,能長出細小的薔薇,艷紅如血,裝飾我們平庸的生命。

但我不禁幻想,作者寫此書時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是走到生命盡處前的自我實現,還是復歸失落的救贖。忽爾想起顧城寫《英兒》。一字一句,有如業已埋下的命數。

錯與對,光與暗,虛與實,誰成全了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