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韓流回憶


11.22

高中時開始愛上韓國電影,也因此對韓國的歷史與文化起了莫名的興趣。那時,香港觀眾認識的韓片只有《生死諜變》和《八月照相館》,隨後才有《我的野蠻女友》和《大長今》。習慣哈日的香港影迷不以為然,覺得韓片來來去去都是絕症愛情橋段,比不上與大家共同成長的東洋文化。我反而覺得日本流行文化甚麼都太美太精緻太人工,失去一種厚重質樸的生命力;而政治文化更自不用說。我為韓片抱不平,是因為太多好看的韓片根本從沒機會在香港上映,上映了,也被失焦的評論冷待——相較香港數以打計的「日本通」,我們對韓國的歷史文化語境認識太少了。

那時朴贊郁還未拍出享譽國際「復仇三部曲」,前作《JSA安全地帶》令我深深感動;金基德全盛時期作品《春夏秋冬》的詩意盎然、《慾海慈航》的沉靜溫柔;詩人導演李滄東的平民史詩《薄荷糖》,淒美而磅礡。復仇與救贖、罪與罰、女性命運,明明其實都是日本經典電影的主題——其實韓片最初在亞洲的冒起,也是歸功於日本電影發行商。韓國的商業電影也不失色,不少本土賣座大片既保留商業元素,亦呈現獨特的人文與政治視角。比如《韓流怪嚇》將「哥斯拉」公式轉化成幽默圓熟的政治寓言、《歡迎來到東莫村》賺人熱淚的戰爭童話、兼具吳宇森雙雄式動作橋段與描繪北韓難民哀歌和美韓政治張力的《颱風》。

上星期剛看完金基德奪威尼斯最高榮譽的《聖殤》,感受起伏不已。他近年的作品曾經教我失望,但《聖殤》一片不但承接他全盛時期的作品母題,也代表著金氏本人經歷艱辛製作環境與人生低谷、一臉風霜仍然篤定地匍匐前行的藝術路途。這也許不是他最好的作品,但片中那個無望的貧民工廠區的刻劃,那種對殘酷與黑暗的深刻直面,大概已是今天最不假外求的觀影經驗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