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膚之割


11.29

第一次知道「割禮」,是中學時在報章讀到的。當時自是覺得怵然心驚,人生中頭一回慶幸自己生在一個有現代文明法律保障的福地。以至我常在一些跟年輕學生的分享活動中,以這樣的比喻去說明挺身爭取乃至反抗的重要性:如果不是在我們很多年之前的先行者為我們爭取,我今天大概還要纏足、十來歲嫁人生子、無法接受教育,或坐在這裡跟大家說話。

只有當我們如此想,我們才會明白在蒼茫世間,眾生命運有它微妙的連結,我們今天投出同情與關懷的目光,不是因為某些種族或國家比其他的優越,而是歷史的種種偶然與不幸,致使有些人走得比我們慢,腳步比我們更維艱。

「割禮」並不只是非洲黑暗腹地的特有產物。它源於一種原始部落世界對女性作為私有財產與從屬家庭地位的理解,認定割禮能保障女性貞潔,後來又輾轉被保守宗教力量採納。上星期,英國《衛報》刊出了一篇由駐紮亞洲的英國記者Abigail Haworth所撰寫、因政治敏感而被迫塵封六年的見證。作者於2006年隨當地民間團體到印尼萬隆市考察,當時適逢是先知穆罕默德誕辰月份,當地的伊斯蘭組織「隆重其事」地組織信徒帶同家中女童進行「割禮」,參與的家庭事後還有金錢與糧食資助。那天,該間被借作集體「割禮」儀式的學校內共有248位女童在衛生程度成疑的病床上受盡折磨。最可怕的是,這些女童的母親大概都曾是身受其害的過來人,成年後卻又成了加諸痛苦的劊子手,一代又一代把這種不文明的野蠻暴力傳承下去。

我一位從事婦女平權倡議運動的印尼朋友,告訴我在各種政治障礙下,現象至今從未有改善。但看到朋友在彼邦的努力,我們更要相信改變的可能,握在我們每個人的手中。一如巴基斯坦的勇敢女孩優素菲扎。那槍傷只是令更多人挺身發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