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有凍死骨


11.30

讀到這樣的一則新聞標題:「夫露宿凍死 妻歎人命只值二千」,看畢內文,恁地感到初冬的寒意刺骨。這是literally的「路有凍死骨」,不過發生在我們的身邊。這個時分,尖沙咀慶節燈飾一夜通明如星,深水埗不過幾個地鐵站之遙,但有些燈就這樣滅於淒涼,再也無法點亮。

這個社會上有好些人,生來就不能理解為何有人要淪落街頭。他們會問你為何不去工作,你說有工作只是薪水無法維持基本生活,他們又會問你為何不多打一份工,為何要生孩子,為何當初不好好讀書上進,為何不向人求助,簡而言之,為何你會捱窮?這類人無法明白的是,窮不是簡單的經濟地位指標。窮是一種強者之於弱勢的話語,一種切身的命運,一種無可奈何、無法磨合的生活軌跡。沒有人說窮必然值得同情,正如我們不應把基層生活況味加以浪漫化,扶不上壁的爛泥的確大有人在,但說甚麼獅子山陳腔濫調更加令人可厭——只有從沒嘗過從無到有地掙扎求存的人,才會說得出只要努力事竟成的廢話。我們都知道命運有太多天生制限、或是無情的偶然性,不是一己努力所能掙脫的。

報道指那位今成寡婦的可憐人,說綜援租津水平不足因而露宿街頭,在露宿期間,食環署人員更曾清走他們的禦寒衣物及身份證等個人物品,直接令丈夫染病。資本主義不是教我們保障私有財產是基本人權的麼?那些不明白的人回到家打開電視,那個由消費來定義的幸福想像,絲毫無損。深水埗僅僅是一個地鐵站而已。我想起歐亨利的名句:「Love and business and family and religion and art and patriotism are nothing but shadows of words when a man’s starving」。遙遠中只得無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