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中的禱告


12.7

1130-du-world-UN-Palestinian-vote_full_600

以巴停火協議生效後不久,聯合國193個成員國於上月底正式表決支持巴勒斯坦升格成「觀察國」,意味逾半世紀以來一直無法立國還飽受炮火摧殘的巴人,終於得到歷史性的政治認同。那天,身邊好些長年關注以巴衝突的朋友格外感動──縱然入聯不代表巴人流放漂泊的命運會得到逆轉,以色列隨即增建「殖民安置屋」的嘴臉照樣可憎,僅僅150字的停火協議也沒有為往後的流血衝突劃上句號,聯合國的人道角色也實在有限──這些,經歷過長年反覆不穩的和平進程的巴人必比我們更清楚,只是每天掙扎的人也沒有多餘的悲情可訴,不像那些擁護猶太復國的信徒般要恃納粹屠殺充當自己的propaganda。

天生抗拒宗教的我,不願相信這只是信仰所造成的歷史詮釋衝突,站在以色列一方的支持者不見得必然是錫安主義者,世上太多災劫假上帝之名行兇:即使是最簡單的歷史圖解,巴人在一個世紀內失去的國土、被迫流徙至曠廢的加沙地帶還要朝夕擔驚受怕,誰是誰非真的那麼不明不白嗎?因哈馬斯而標籤巴人好出恐怖分子招致攻擊理所當然者則更可憎──冤有頭債有主,找幅衛星鳥瞰圖,一目了然,那裡如何容得下一個恐怖組織基地?這叫自衛麼?這不叫認知矛盾,這是無知、反智。

作為苦難的旁觀者,我們只可不卑不亢地負上見證者的責任。公義永遠是遲來的,消逝的生命也無以記取,但在那一天到來之前,我們都要努力把故事說下去。對比那些入聯當天漫天歡慶舞動的四色國旗,我更為路透社一張新聞攝影照而動容:照片取景加沙的一個足球場,一天陰沉,偌大的昔日場館,其簡單而建的石屎建築已在空襲中淪為頹垣敗瓦,四位巴人保安員,佇立在那片草地的中央,目光垂地禱告。他們比我們更懂得生存與抵抗的真諦。

Gaza City, Gaza Strip: Palestinian security guards pray at football stadiu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