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終於自由了


12.13

我要安樂死

星期日下午傳來斌仔離世的消息。我心一沉,思緒飄往記憶的遠方。他終於自由了。他終於自由了?來到那一刻,說甚麼話畢竟還是多餘的,那種令人搪塞難辯的重量,才最揮之不去。

那年我是高中生。大概就是開始會思考何謂生死的年紀。那一年,斌仔去信當時特首董建華陳情,要求安樂死。一時間,整個社會突然發現了這位因意外全身癱瘓的大好青年,在病床上生不如死竟已逾十年。斌仔一夜間成為名人,獲得眾人寒暄、送禮,又帶他去演講、暢遊,但大部分人都有一句潛台詞,就是勸慰他「珍惜生命」,「不要尋死」。這種「人間溫暖」,沒錯是出於真誠,只不過虛偽與廉價也是真誠的。真誠從不特別高尚。我們太需要勵志的心靈雞湯故事,太需要在別人的眼中看到生命有所價值,因此我們都選擇忘記,當初斌仔要求的,是「有尊嚴地死去」。去信後四年,他寫成自傳出版,書名還是叫《我要安樂死》。

兩年前斌仔離開醫院「上樓」,有雜誌訪問他,他還是說,不會受邀去那些積極求生的講座,也從不回粉絲的鼓勵信。雖然他說,社會是給了他很多。訪問讀不出斌仔有沒有無奈,那記者卻不忘寫他當年尋求安樂死是「鑽牛角尖」。由始至終,我看到的,都是一個不被人理解的人,一個被囚禁的心靈;現在他終於離開人世,大家又急不及待說他是甚麼「再生勇士」、「生命鬥士」。如此蒼涼。

有部著名西班牙電影叫《情留心海》(The Sea Inside),就是說一個癱瘓潛水員爭取安樂死的真實故事。那主人翁也很正面地生存,他要是僅為了尋死,不用花29年去爭取。爭取尊嚴善終不是為求一己解脫,而是因為世上還有其他被遺忘的斌仔在漫長煎熬中等待。未知死,焉知生,他們比所有輕言愛惜生命的人,更懂得生命。願斌仔安息。願在世者慈悲。

 *******

The Sea Inside

斌仔離世,遺憾沒有令大眾再深思「安樂死」的討論。《情留心海》(The Sea Inside)真實故事主人翁Ramón Sampedro於1998年在友人協助下自盡身亡,死前留下了公開信,促使國會於翌年成立了安樂死的專責小組。

當時《時代周刊》作者Rod Usher寫了專文如此紀念:「…..Society required that he keep living that nightmare, that he “soldier on" for perhaps another 40 years–his father Joaquin is 92. Such is our collective fear of “surrendering" to death. We negate death to the point that a gentle man is forced to struggle without the use of arms or legs to devise a way to obtain and ingest cyanide. At night. Away from home. Illegally.

Ramon Sampedro was denied what Camus called “a happy death." But he did pry open a taboo, quietly arguing that quality rather than quantity was his measure of a happy life. Right now I like to think RIP has a small new meaning. Ramon in Peace.」

斌仔離開了人世,但世上還有許許多多的Ramon和斌仔朝夕煎熬。假如感念他們對於尊嚴的堅持,就請不要再叫他們作甚麼生命鬥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