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女性悲劇不只女權問題


1.10

india-rape-protest-afp-670 (Photo by AFP)

印度新德里巴士輪姦案受害女生因重傷與器官衰竭,在死亡邊緣頑強掙扎十三天後,終於撒手塵寰。如此駭人聽聞的性暴力慘劇,在印度不計其數:貧苦人家女童被賣作「廟妓」、出身卑微的婦女被丈夫虐打、性侵受害人被要求與施暴者成婚……大學時修讀過一科宗教與性別,印度是必教的課題,那時有女同學一邊做presentation一邊忍著不流淚。但凡稍有血性與平等觀念的人,都很難不為其心傷。輪姦案的死者是個年輕的大學畢業生,想像她曾經擁有的未來,那一切又如何被無情奪去──是次慘劇令大批民眾自發響應,因它關於女權而又超越女權。

印度女性的悲劇,根源自公元八世紀印度教種姓制度的確立:社會階級依序嚴格劃分各守禮俗規條,排拒在種姓以外的人,更被命名為「賤民」。出身自低種姓或賤民而又生作女兒家的,其命數基本上就與悲劇同義。這種違背現代文明觀念的吃人傳統,沒有在殖民、獨立與現代化的洗禮中得到解放。就以寡婦殉葬(Sati)為例,有關法令早於19世紀已被英國殖民者廢除,印度獨立後亦曾立法禁止殉葬行為,但基於經濟選擇與文化偏見,寡婦被迫燒死的個案依然在民間持續。當中就算僥幸免死的,也要被送去「寡婦之家」,一生赤貧,不能再婚──有的因而被迫淪為妓女,最悲哀是有些寡婦本就是童婚的受害者,才十多歲就被迫結束人生。

為何百年現代化仍無法終止這種魯迅筆下的「毫無意義的苦痛」?究其因是掌握權力與話語權的人,從來都是出身自高種姓的精英。殖民時代如是,今天如是。參政的婦女是多了,但階級往往比性別更決定意識與立場。猶幸印度朋友告訴我,經過長年教育,殉葬現象已大為減少;這也許提醒我們印度婦女平權縱仍長路漫漫,正義卻不全是縹緲的空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