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王家衛意不在替葉問立傳,電影裡很多角色,也是以多個未為當下記取的歷史人物作藍本虛構而成。片中的文藝對白句句雕琢精淬而不浮誇,一個個武林各家豪傑出身於「幾曾識干戈」的浮蘼太平盛世,在大時代裡相惜相敬於風塵、孤高獨行不言好壞的氣魄,爾後流離飄零匿身庸常,不執懷身後身、知存知亡、知得知喪的潛俗與耿介,低迴不卑,恰似一闕焉成絕響的歷史沉香。

愚以為這種溫柔不矜、對棲於凡俗之間的不凡的栩然摹想,只有港台導演尤見寄興深微。中國文人對時不與之的薄命豪傑、傲潔伶人與深宮君王,素有自憐與投射之情結,只有少數如陳凱歌鏡頭下的程蝶衣與梅蘭芳,甚或田壯壯的吳清源能免於陳腐。偏偏王家衛電影中的江湖高人輾轉流落香港,一一安身市井、自求道途,莫問前塵恩怨榮辱,言及遺憾只道是逝水落花一折「風流夢」;以宗師們的群像,寄寓對昔日歷史傳統的所念所敬,呈現出超乎於懷舊的深情。

片初宮寶森「以餅會武」一場,電影借葉問之口以武林喻天地不分南北,宮老心服豁然,謂「拼一口氣,點一盞燈。要知道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燈就有人」,大抵就是全片的主題了。電影中段伴隨日軍炮火而娓娓響起的是「何日君再來」,到好花開盡、好景不再的茫茫十載後,章子怡飾演的宮二倒過來以戲歎喻人生。宮二「若梅」人如其名,孤寂半生,終於悟透老人「不問恩仇」的囑託。老人教誨習武的三境,歸根究底是先「見自己」,再「見天地」,最後方能「見眾生」。能夠攀越到底與否,端視一己造化。恍如王國維筆下的人生三境,驀然回首之時,誰知半生尋覓,一切早在其中?《東邪西毒》裡有這樣一段經典對白:「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後面是什麼。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山後面,你會發現沒什麼特別。回望之下,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一覺夢醒已是十數年,如今銀幕上葉問與宮二的身影相別於暗街窮巷,就此相忘於煙蘿間的一抹哀愁,早已遠遠踰越頓足回望的關口了。

電影不能稱作完美,《花樣年華》式的唯美濫觴依然彆扭,葉問與宮二擦身錯過的半生情緣(更像是彼此適時而生的縈迴幻覺)、重逢之時已是百年身的絲絲遺憾,敘述難免偶失瀟灑;一線天在戲中的一閃瞬逝,亦令觀者深覺可惜。但王氏返樸歸真,借葉問與宮二的命運道出世間的離缺與成全,感念那段看盡浮光殘照而畢竟無法皈身的歷史流轉,氣韻直教人動容。

Image 《一代宗師》

廣告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影像說書人 | 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