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迷霧,烽煙處處


1.25

好幾個星期前負責了一篇討論緬甸改革的專題文章,以國內民族長年衝突為主題。素來對於政治轉型與亞洲民主化有格外親近的關切,因此也藉此把握機會,自昂山素姬的光環與開放改革的表象中抽離觀之,更深入了解緬甸發展的社會現實。

這兩年間主流媒體陸續報道昂山重獲自由、國會重新選舉、有限度解除媒體審查、國際重建經濟合作、甚至奧巴馬到訪……表面看來這個前軍方專政國家看似百廢待興,一片希望。此前也不是沒聽過緬甸的民族矛盾是個棘手難題,然而讀著外國媒體報道與人權組織報告中血淋淋的引述,確是自忖過往所知太淺薄——有幸在採訪期間接觸到一位緬甸現任國會議員、人權律師與兩位分別來自不同少數民族的在港緬甸留學生,在他們眼中,改革與民族和解,依然是遙遙無期的夢想。

本月初,緬甸軍方又對北部克欽邦施以空襲,傷及平民,軍方對待地方武裝組織的手段,如「人肉盾牌」、對平民姦淫掠奪,也聳人聽聞得要以「人道災難」來形容。西部若開族與孟加拉移民混血族群羅興亞人之間的仇視,也令人歎息同情——若說少數民族是被壓迫的一群,那麼連法定權利都被剝奪、被迫要飄泊求存、被販賣到邊境當黑工的羅興亞人,就是一群根本無以成家的outcast。而這些流血衝突之所以不止,背景是地區族群之間歷來的文化與宗教矛盾,也涉及近代的地緣政治與發展不公義,更重要是緬甸的「改革」依然是軍方主導政權,連總統也無力促成停火與談判。

現實政治從來容不下聖人,昂山素姬當選議員後,也開始面對外界批評她冷待少數民族問題、甚至近期傳出其所屬政黨收受軍火商獻金的質疑。緬甸的困境縮影著大部分戰亂動盪地區的歷史軌跡,盲信民主改革可一朝達成,自然過於天真。只好慎觀而寄望。

延伸資料:Suu Kyi’s links to notorious Burmese weapons dealer exposed

Authorities complicit in Rohingya human trafficking

The New York Times: An Ethnic War Is Rekindled in Myanmar

IRIN Asia – Briefing: Myanmar’s ethnic problem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