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說書人


2.1

新一年的第一個月,進場看了兩部令人久久無法言語道明箇中感動的電影,《一代宗師》與《雲圖》(Cloud Atlas)。這兩部電影的主題與形式風格自然各不相干,但都有餘音裊裊,縈迴處猶覺呼應,觀者多情,給予文本與文本之間深妙的世外之光,這是後來者俯首細望文化史之時總有的感通。能留下來的文字、音樂與影像,讓活在庸常的我們,得以幻想自己在天地間,竟有著微渺卻又不可或缺、而外在於己身的價值。而這也是為甚麼我們在底蘊處相信,世界不是不能被改變的。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燈就有人」,《一代宗師》裡這句點題的對白被全城引述,卻彷彿如何都不流俗。這又有如《雲圖》裡主角們身上的彗星胎記,其實那六組人物是否真正佛教意義下的輪迴轉世,毋須推敲,那可以只是一個簡單的借喻:歷史之所以不只是一道縱向的時間線,畢竟就是因為在每個時空、每個世代,都有人向自身的命運頑抗,追隨生之欲的靈魂呼召。而這一切,也是因著生命有限,才變得如此重要。

王家衛也只是借熒幕上的宗師群像,向那個流離轉折的時代寄寓其所念所敬。那種匿棲凡俗之間的不凡氣度,不執懷身後身的低迴不卑,既屬於也超越那一代人:武林畢竟只是一個藉以摹想的縮影,習武、學道與在世為人,不是同樣「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茫茫歷史長河,無名生命也許覆沒如塵,卻從不輕易湮滅於無聲。時間流轉哪方,端視我們如何把故事敘述下去。說書如同長夜裡的秉燭漫行,又有如想像中的彼岸處,永不凋萎的一抹絕艷。生死有如晝夜交錯,不盡相連,冥冥中卻有所呼應,前生與今生的犧牲或悲劇,不論得失,都會找到啟滴往生之道。《雲圖》裡六個時空,無非都讓我們感會短促個體生命竟能超脫的邊界,萬般縱帶不走,唯有其中溫柔,無可屈折。

cloud atlas

廣告

影像說書人”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尋路的生靈 | 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