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背後


3.1

素來對商業片主導的奧斯卡不以為然,今年的提名及獲獎名單更加令人氣結。比如平庸又缺乏神采的美式愛情喜劇《失戀自作業》竟然獲提名最佳影片甚至令女主角封后,《蝙蝠俠夜神起義》與《雲圖》卻不見其中。今天名留青史的經典電影其實當年大多都沒拿過甚麼獎,自然不須太認真。但要說這不過是一場衣香鬢影娛樂大眾的年度大騷卻未免輕率——世界大國的電影工業如何介入現實政治討論、呈現出怎樣的文化邏輯,獎項則反映了業界的價值傾向,都是有趣的課題。

《The Big Picture: Money & Power in Hollywood》(台版中譯本《大銀幕後:好萊塢錢權祕辛》)其中一章就曾詳述美國的政府單位最早在1907年已經設法控制電影這項強大的新興媒體,其後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荷李活都擔當了動員宣傳與動員的相當角色,直至40年代末起,眾議院的「非美調查委員會」及隨後的麥卡錫主義對文化界進行整肅,不少老輩影人對於當年片廠有份助紂為弱、自我審查的白色恐怖記憶猶新,因而促使了此後美國影壇主流對政府抱持批判立場,而這個傳統在後911的「反恐」電影裡亦得到一定的延續(雖然主流大美國中心的盲點難脫)。奧斯卡頒獎禮亦曾多次成為敢言影人的表態平台,比如馬倫白龍度找印第安人領袖代領獎項、曾在麥卡錫年代迫害同業而蒙污的大導伊力卡山領終身成就獎時大批影人拒絕站立鼓掌、紀錄片導演米高摩亞在領獎台譴責布殊主戰……

今屆提名的傳記片《林肯》、同以中情局任務為題材的《Argo 救參任務》(圖)與《追擊拉登行動》都引來真確性爭議,其中《追》片的敘事更被不少學者專家批評為中情局的虐囚侵權手段背書,甚至鬧上參議院。不要少看電影的文化政治,君不見一篇獲藝發局金獎的影評也有助燃中港矛盾論爭的份量?

the majestic

後記:過往荷里活也有電影以麥卡錫主義時期整肅文化界為故事背景,比較著名的是當下荷里活最有名的進步影人George Clooney執導與主演的紀實作品《Good Night, and Good Luck》;此外另一部則是我認為被過份underrated、由《月黑高飛》導演執導及笑匠占基利破格主演的《The Majestic》(港譯《忘我奇緣》)。電影高潮自是臨近結尾,主角到「非美調查委員會」聽證會上的發言;雖然不脫荷里活式的起承轉合與大團圓結局,卻不失為一套勾劃小人物覺醒於大時代而充滿溫情的喜劇電影。

奧斯卡背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