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生命之源成為掠奪對象…


JET MAR 2013

(刪減版刊於《JET》3月號專欄)

quantum-of-solace

2008年《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中,占士邦奉命追捕一神秘的跨國犯罪集團,過程中得悉以環保為幌子在全球購買土地的幕後黑手與玻國獨裁軍閥進行交易,後者以一塊沙漠地權換取該集團扶持的政府承認其主權地位。MI6認定該交易與石油有關,但占士邦經追查後發現原來是一個操縱地下水資源的陰謀。最後該幕後黑手被灌石油死於沙漠,在上集遭逢情傷背叛的失意占士邦亦得以放下復仇心結煥然重生。如今匆匆五年,第三集也完了,但電影裡的「驚天陰謀」省去誇張打鬥與戲劇奇情,卻是真實在全球各地上演著,這則未必是我們每次打開水龍頭也聯想起的真相。
blue-gold-fight-stop-corporate-theft-worlds-water-maude-barlow-paperback-cover-art

早在1999年,前世界銀行副總裁Ismail Serageldin就曾經說過「The wars of the next century will be about water」。到2001年,加拿大環保運動倡議者Maude Barlow與Tony Clarke合著《Blue Gold: The Battle Against Corporate Theft of the World’s Water》,就以「藍金」為喻,詳述了全球水資源管理危機與私有化所帶來的不公義,更在終章建言,呼告國際推動公平、問責與可持續的水資源管理,成為全球生態運動的天書之一。整整一個十年過去,問題依舊是問題。去年二月,美國國務院一項關於全球水資源穩定的委托研究正式提出令人擔憂的警號:水資源短缺的問題將會在十年後越趨迫切,接壤國家的河盆與供水設施將會成為主要的政治籌碼或恐怖活動襲擊目標;地下水短缺亦會影響農地生存,加劇糧食危機;預計在2040年,水資源管理問題會成為決定全球經濟表現的關鍵之一。

港人大概沒怎樣想像過一天醒來,窮人會因為水費暴漲而無水可飲。近年本港多次批評現行的粵港供水協議實則是港府浪費十億起計的公帑購買水質成疑的東江水,更淪為內地輿論屢「屈」港人忘恩負義的談資,建設本港自給自足的海水化淡設施呼聲日高。但至少,尚幸我們的用水仍然是屬於公共領域。在不少發展中國家,為基本用水而流血犧牲卻大有人在。因此,《量子殺機》的虛擬情節設在玻利維亞,恐怕也不是一場巧合。

時間推回2000年。玻利維亞的Cochabamba城暴發了一系列持續數月的大規模抗議運動,抗議當地的食水私營化導致水費激漲。整場運動帶來了流血勝利,不但成為了全球關注的「水戰爭」案例,該家負責營運的歐美背景企業更被迫撤離。數百年來的殖民掠奪、70年代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與不平等的國際貿易令無數拉美地區民眾一窮二白、失去尊嚴,食水不過僅是一個導火線,要追的債實在罄竹難書。這就是千禧年後整個拉美地區「向左轉」的遠因。而玻國這場波瀾壯闊的水抗爭,更在兩年前成為了西班牙電影《Even the Rain》的故事背景。

Even-The-Rain-Movie-Poster

換作是荷里活製作,必定又是占士邦式的英勇懲奸,但《Even the Rain》最令人動容的,卻是編導作為「前『殖民國』原罪者/發達國消費者」,其貫徹始終的自覺。故事主線是一隊西班牙電影製作團隊在玻利維亞拍攝哥倫布登陸美洲期間的黑暗史實,攝製期間卻恰巧遇上當地民眾爆發抗議運動,最後終因形勢緊張、演員辭演而爛尾收場。著名影星Gael Garcia Bernal飾演的年輕導演一心希望透過電影重現於16世紀隨西班牙殖民者遠征、目睹印第安人被殘暴奴役剝削而作良心異議的西班牙傳教士Bartolomé de las Casas的事跡 (1484-1566,曾著有《西印度滅亡簡史》,揭露殖民者的搶掠與殘暴行為並對印第安人寄予同情),但他執意歌頌unsung hero,對現實中堪比戲中殖民歷史的苦難卻再容不下感動,反而是本來最勢利犬儒的電影監製默默覺醒,更向一個當地家庭伸出援手。電影以平行鏡像敘事的戲中戲對白引古喻今、以虛道實,更借多個角色之口反詰電影的現實價值、再現歷史的倫理與藝術創作者的位置,比如一眾台前幕後在餐桌上的舌戰,猶像「左翼 vs 改良派」的知識論爭;製作團隊招募當地人演土著,卻無心插柳成就了一場起義的預演。其中一幕對電影與現實無法磨合的距離作出了自省式的調侃,也道出了全片的主題:演原住民領袖、在現實中同樣在號召群眾抗議水公司的「臨記」向導演說,「有些東西比電影重要」。對,諸如生存、尊嚴。編導留給自己的敘述位置與自況,也恰如其份地給了觀眾一記當頭棒喝。

2007-2008年糧食危機後,「土地掠奪」(Land grabbing)開始成為國際媒體的關鍵詞。不少跨國投資者在全球發展中國家大規模購買土地囤積居奇(往往並非荒廢棄置,而是本來已有當地人賴以為生的土地),趕絕大批當地人生計。財團買地也甚少是為了進行對當地經濟有利的投資項目,而是「先搶為快」,暴利唯上。從水資源私有化到大型圈地,這些現象實則都是世界銀行這類國際經濟組織有份開路而出現。而去年八月開始,從「Land grabbing」引伸的「Water grabbing」成為另一個相關詞:有學者甚至指出,其實圈地的主要目的本身就是為了掌握河水與地下水源的使有權,兩詞本質同義!事實上去年四月,英國的科學研究團隊已發表報告列出詳細地圖,指非洲大陸多處存在龐大的地下水資源。換句話說,假如國際社會未能正視問題,非洲成為《量子殺機》裡的爭奪戰場恐怕是勢在必然。如今,連直接影響窮國無數民眾生計的糧食與土地,都可以成為發達國家投機炒賣的商機,誰說明天你的投資組合不會有水資源開發掠奪的項目?這已超乎生態平衡的問題,而是政治與經濟、倫理與生存困境。有些東西,確實比電影重要。

P.S. 過往筆者都有多次在報章專欄討論Land grabbing的問題,有興趣可以按網誌的Tag「圈地」閱讀相關文章;

另外,文首提及的國務院委托研究報告的全文pdf不知何故無法再連上,幸而有及時存檔,可按連結

補充資源:

參考文章:全球水荒,水資源商品化將引發巨大災難

去年六月出版的《水資源地圖》(The Atlas of Water)中譯版,圖文並茂、簡潔易明,是非常好用的參考閱讀資源

此外,本地反全球化團體「全球化監察」曾於2006年自資出版《為奪回公營食水而鬥爭:公營食水的成就、鬥爭經驗及願景》(Reclaiming Public Water)一書的中譯版,書中刊載了世界各地反食水私營化抗爭的經驗,原作者除了為中譯版寫了一個新版的序言,中譯版也特意增刊了一篇由香港水務署公務員工會撰寫的文章。

中台兩地皆有出版《Blue Gold》一書的中譯版,書名為《水資源戰爭》;該書在出版後亦被拍成紀錄片,見預告片或可在網上觀看全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