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的屠殺,世代的反抗


3.21

部份沙巴居民乘電單車逃離家園避戰火。(資料圖片) (編按:部份沙巴居民乘電單車逃離家園避戰火。)(資料圖片)

上星期寫沙巴武裝衝突,心有戚戚然。執筆當天,「國際移民工聯盟」組織本地菲籍移工及關注人士到菲律賓與馬來西亞兩國駐港領事館抗議,指當地菲籍移工無辜受牽連,被大馬政府逮捕及強行遣返,更出現執法人員濫權;抗議人士既指責菲政府單方面表態要求蘇祿軍投降而非嘗試展開和談是幫倒忙,間接為大馬政府的武裝鎮壓背書,更質疑兩國是否合謀以武力打壓蘇祿分離組織。

蘇祿武裝分子入侵沙巴「索土」,挑起衝突,自是問題。他們的「復國」大業,也恐怕是少數極端運動多於正義抗爭。但回顧歷史,卻很難不同情。《半島電視台》有專文則以另一個少為人知的歷史事件,述說蘇祿群島回教力量與菲律賓中央政府長年對峙的轉折源起:45年前,沙巴與馬來亞合併成國,引起菲律賓政府抗議,認為沙巴屬於蘇祿王國的租借地,因而也理所當然屬於菲律賓。當時的菲國獨裁者馬可斯為了爭奪沙巴的控制權,秘密培植武裝力量。這支特殊部隊最終發現他們被指派的任務是不惜手刃本為同根生的回教徒與族群同胞,壓根兒只是為國家政權服務,自然深感背叛而求去。馬可斯恐防事敗洩露,動用軍隊滅口,史稱「Jabidah massacre」,矛盾自此種下,隨世代深化——這屠殺事件一直被官方掩埋,直到現任總統阿基諾三世才首次承認「有發生過」

但大馬政府也不見得不是共謀。報道指有大馬前首相和武裝組織承認,困擾菲國多年的南部回教武裝力量一樣是得到大馬的秘密資助與扶植。長年的區域緊張與衝突,也倒過來令不少菲籍當地人為求生存逃往沙巴,成為另一個問題,對兩國政府都是「添煩添亂」。觀者只歎,假如蘇祿王國作為一個生活圈的自主權有被尊重過,會否有另一條歷史軌跡?東帝汶的例子,能否是出路的借鑑?

塵封的屠殺,世代的反抗

廣告

塵封的屠殺,世代的反抗”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東南亞來訊】所謂恐怖主義:菲律賓摩洛蘭生活圈的世代抗爭 - The Glocal | The Gloca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