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廿四


5.31

很多朋友都聽過六四和我的故事:當時我不夠三歲,父母抱著拖著,朦朧的記憶裡,是耐著盛夏的陽光與人群的聲浪。大約十年之後,知道那就是新聞圖片裡的一百萬人上街;相簿裡有一張家人在維園手抱我的照片,後面就佇立著當時香港藝術家仿造的民主女神像,拍攝當天,已是六月的盡頭,無數生命已經犧牲,當時卻未能覺。開始對那一年所發生的事,有了微妙的連繫。中三那一年,我請父親帶我去六四晚會,就在場刊上,看到那一小角宣傳。懵懂中隱約有種呼喚,就把表格填好寄去。不久就有電話打來,問我來不來開會。而我去了,其實不見得有何特別,但如今回想,我的成長歷程就是如此改變。

十來歲時,自然容易受愛國情緒感染。平生第一次參與遊行其實是中一隨師生去抗議美國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但那時連南斯拉夫是甚麼地方也不太清楚。因為參與支青組的緣故,也多看了關於中國民主化的書,囫圇吞棗,也是似懂非懂。但從小愛看漫畫世界歷史的我最沉迷秋瑾、南丁格爾與林肯等偉人的故事,與其說是被天安門廣場上的死者所感動,不如說那是一種與自己更接近的啟蒙:漫畫裡的偉人並不止於塵封的歷史長河,他們也不一定要有世人都知道的名字,但他們的犧牲讓我相信,人生於世有著比活著更高的東西。我為六四死難者流淚,也會為在世所有爭取自由的戰士們觸動。每年集會都多了首次參與的年輕學生,我相信他們也跟我一樣,試圖在燭光裡體認集體的力量,應該比上一代更加與所謂愛國大一統主義風馬牛不相及。

去不去晚會,自然是個人選擇。去的人也不見得他們對主辦單位沒有任何意見,不去的人,也大可跟很多年輕社運人一樣,以自己的方式去紀念、反思。但我不會叫別人不去,也決不會,輕易貶抑他人的堅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