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每年六四都會想起某位故人。年近廿七,太melodramatic的憶念可免則免,要是說當初沒有誰今天就沒有自己,也委實太輕視了自己的選擇和意志。但這位置還是為某人留了下來,不到我情願與否。(從前總是你叫我跟隨,我就跟隨,直至不支倒地)大概真正的意思是:只有一個人讓當時的我深刻地明白世事如何不從人願(命運的纏縷終究是種幻想。來到最後不過都是,世俗而亳不浪漫的考量與選擇),明白盟誓的重量縱使不可承擔仍然可以篤定而長久(「曾經有人,對我這樣好。有生之年只有一個人對我這樣好」--是我們太希望相信不求回應的付出,還是我們由始至終都被自尊所惑),明白有些東西如何無法忘懷亦只能從此擱在回憶裡頭(眼淚與意氣不是衝動,它們是過渡往棄絕於虛耗的必要儀式),因此,往後的所有無奈都變得可以接受了(自負。自負。自負。貪嗔癡。)。

重逢永遠只道尋常。只得如此。也許最盪氣迴腸也只能是這麼一句:我甚麼都沒有忘記。

而我真的甚麼都沒有忘記。我們都長大了,記憶無憑無據。也許你會選擇說,我都不記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