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金融解決不了的公義問題


刪節版刊於《JET》七月號專欄

1011930_503222663082680_305169709_n

*******

在香港提起氣候變化,大部份人也許只會想到:夏天越來越熱,冷氣再調低兩度;小學老師已教臭氧層穿了一個洞;北極熊被困於浮冰,我見猶憐……很難感受到在世界的另一端,氣候變化對很多人來說是關乎生存的命題。我明白,普選與地產霸權才是對香港人最切身的政治議程,但氣候問題關乎全人類的可見將來,本地媒體對相關領域的討論乏善足陳得不成比例,唯一例外,大概就是在財經版:「碳金融」的投資機遇和市場發展。

how-carbon-credits-work_517a858477537 (How Carbon Credits Work)

話說2005年起生效的《京都協議書》當初簽訂時,訂明各個先進國家的短期減碳標準,但豁免發展中國家只須上報碳排放量和制訂氣候政策。當時巴西曾建議,不如向無法實現減碳目標的已發展國家徵費並成立基金,投資助窮國發展清潔能源項目;但當時仍是共和黨執政的美國帶頭反對並反提「市場主導機制」,這建議最後在窮國異議聲中獲通過。《協議書》訂明這套機制的三種運作形式,包括已發展國家合作減排、發達國家可以互相買賣碳排配額;還有關乎窮國最深遠的「清潔發展機制」(CDM)形式--原則就是,發達國家協助發展中國家的減排項目,所減少之碳排量,能以「排放減量權證」(CER)的形式直接交易和在交易所買賣,甚至可在項目完成前以期貨等有關形式出售。不過其實三種形式大同小異,關鍵都是發達國家自己落實不了減排目標沒關係,買碳權就可以了,反正不用罰款。換句話說,發展國家或其國內的企業可以用錢和其他經濟優勢(如技術)來造就「污染權」,也促使了大量市場中間人從中圖利--雖然碳權買賣仍不是開放市場,大大減低了炒賣帶來的風險,但不難想像,隨著「碳金融」市場規模日大,一般投資者還是有很多方法分一杯羹。不過他們有多關心應對氣候問題,就是後話了。

這種「清潔發展機制」在現實上是否幫助了窮國促進減排,也是疑問。很簡單:所謂富國助窮國發展的「清潔項目」大多為大興土木的水力發電站或新興的「潔淨煤」技術,不見得真的有利環保,更像是大企業的無敵商機;但同時,窮國制訂自己的國內減排政策的動機也少了,因為這些減排措施並未能在機制下獲利…

兩年前開始,澳洲帶頭推動名為「Carbon Farming」的減排量抵償形式。澳洲約七成碳排來自能源業,要這些企業巨頭減排不是易事,政府乾脆鼓勵植人工林賺碳權而非實際減排,順便也帶旺林木業界。這當然並非澳洲發明,比如英國最大的公平貿易熱飲品牌、良心企業「Cafédirect」在秘魯等咖啡原產地的合作社計劃亦有推動農民透過植樹賺碳權再在市場買賣,將利潤放回社區發展;但當這類另類實踐改頭換面變成了國策,利益之大,自然就成了另一回事,在澳洲,那些素來弱勢、依賴土地維生的農民就成了苦主。

澳洲農民的問題尚算可能在國內解決,但來到土地資源豐富、地權更不受保障的非洲,情況大為堪憂。數月前,本欄已經寫過近年猖獗於非洲的「土地掠奪」(Land grabbing)現象,並提及到地下水開發是其中一個國際炒家大規模參與圈地的主要動機。2011年十二月,聯合國的在南非舉行的氣候變化會議曾討論於《框架公約》中引入所謂可持續的「climate smart」農業,當中就牽涉到「Carbon Farming」的爭議。農業是全球溫室氣體的一個主要來源,將其納入新的氣候條約中本有需要,但很多相關非牟利組織就指出,對症下藥的解決方法,應是引入管制與改革,而非碳權買賣--「Carbon Farming」如在國際層面正式被視為應對氣候變化措施,恐怕將會加劇更多投資者以「發展農業」為名,藉此賺碳權為實,大量買入耕作用地,加劇土地掠奪的現象,犧牲當地農民的生計;而貿然引入大規模的單一種植,也會危及當地的生物多樣性。其實不少志願團體本來就有在非洲國家推動可持續耕作,卻不見世界銀行有同等熱心的資金支持。說到尾,不過就是發達國家不願老實去減低污染,寧要跑去幾乎沒有份加劇全球暖化的窮國賤價搶地、搞只為抵償減排量的耕作活動,卻要當地人與生態付出代價。

carbon-markets-map-updated-coratia-and-kazakhstan-1000px (The world’s carbon trading schemes mapped)

再者,由於碳市場越趨受貨幣市場波動影響,市場主導的氣候應對策略,本身的穩定性已經成疑。當時,超過一百個非洲與國際非牟利組織聯合發出公開信,聲明「no soil carbon markets in Africa」。最近,亦有海外報導引述專研土壤的農業科學家提醒,現時學界對於土壞的多變性與土壞有機碳的特性認知不足,土壞固碳技術仍是尚未經全面研究的新領域;這也為「Carbon Farming」的長遠成效與市場發展帶來變數。今年六月在德國舉行的聯合國氣候會議上,由於非洲多國強烈反對,「Carbon Farming」有關的議程被押後。不少志願團體認為首要問題應該是審視碳市場的利弊,檢討為何市場機制至今未能有效促進減排及募集資金,否則繼續循此方向著手,恐怕只會走進另一個跟全人類福祉更切貼身的全球市場泡沫。與其磨拳擦掌盲從財經資訊去觀望投資機遇,不如認真思考市場解決不了的氣候變化,和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公義問題。

cman421l ‘Of course if we left the land to itself it would revert to woodland anyway. But where’s the profit in that?’

carbon

相關報導來源:

“Carbon Farming" Makes Waves at Stalled Bonn Talks

Danger in Turning Africa’s Foodlands into “Carbon Farm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