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世紀.香港書展﹕網民出書撐工人


文/周澄
(本文15/7/2013刊於《明報》)

1073089_494850630592053_1926948275_o

編按:葵涌貨櫃碼頭工人罷工,不少市民撐工人,其中有一群網友組織起來,編製日報,希望讓工人體會網民支持、堅實工人意志之餘,向大眾傳達今次罷工的意義。工潮過後,他們將日報彙編成書,在今年書展出版。今天,特約記者周澄採訪這群熱心網民,看看這群忽然集結的網上傳播力量,如何回歸紙本。

背景:碼頭工潮持續四十天,四大外判商承諾劃一加薪,工會謂「半杯水的勝利」。從信息傳播到民間動員看來,工潮不能不說是一場成功:學聯與左翼21等民間團體跑到罷工現場聲援、留守,與工友共同進退,並組織宣傳後援,將工人面對的外判剝削呼應起近年熱議的地產霸權主題,成功號召跨階層市民支持;罷工基金成立一個月累積近九百萬捐款,大批市民自發捐贈各類物資,史無前例;工人自行管理的facebook專頁「碼頭的辛酸」以表達工人不為人知的工作細節與工潮進展點滴,親民、自主,成為整場工潮重要平台;同時,亦有民間團隊在工潮期間製作《大眾碼經》,以近似報章號外的形式每日印製,在工友之間派發流傳,是社運結連網絡出版的一個可取嘗試……

訪問《撐到底:碼頭工潮40晝夜》(下稱《撐到底》)編輯網友當晚,三個編輯仍在討論手稿終審細節,憶及《大眾碼經》源起與奔波過程,猶似尚在當夕。文字編輯之一、勞工團體組織者蘇湘道出由來:話說工潮甫開始不久,一批以「社工學聯」為首的社工學生率先走到現場,與罷工工友相處攀談,筆錄訪問文章,並希望將訪談印刷成冊子予工友,促進分享交流,以示團結共勉。當時尚處工潮初期,一眾前線組織者無不憂心面臨資方頒禁制令的危機;同時,不少民間團體派發的文宣依然以分析類文章為主,工友本身也缺乏向傳媒與公眾演說的經驗,未能充分吸引大眾注意。固定出版的念頭應運而生:「當時核心團隊只有我和另外一位社工同學,竟然也答應了每日出一份,現在回想的確是『黐線』的。」

亡命飛mouse的日子

《大眾碼經》的前身《碼經》就此誕生,以結合相關資訊與工人訪談為主要內容,以零美學的WordEditor排版,再透過facebook同名專頁發布,同時由相熟團體辦公室自行影印,從取名到製作、傳播過程,都甚有草根山寨式的機動與活力。從事公民教育工作的楊瑾在探訪碼頭罷工現場後寫下所思所感,由蘇湘轉載到《碼經》專頁,因緣際會,也成為了製作團隊一員。

當時工潮持續已約兩星期,團隊意識到不少工友已慣用智能電話轉發消息,《碼經》在工友間的實際功用已經不大,開始計劃吸納更多義工,將工人報轉型為面向大眾的媒體平台,以協助工潮的推動,其間眾人力爭朝夕,工作小組開會決定會後兩天便正式易名《大眾碼經》以新面目示人,更邀得本地漫畫家楊學德義助畫「報頭」營造噱頭:「大家討論時覺得他的畫風夠『麻甩』,切合工運形象,就主動開口邀請他幫忙。」楊瑾續說:「轉型到《大眾碼經》時,我們招攬了來自各行各業的義工在公餘時間『訓身』參與,做NGO的有、任社工、大學教師的有,甚至有專門做結他用品生意的朋友,也有全程未有見面的海外朋友,方便配合每日24小時的排版日程。」

楊瑾以「亡命」來形容當時的出版日程:「要趕及午飯的網絡瀏覽高峰時段發布,還要印刷小量到碼頭派發,全日流程不能停,那時雖有編輯輪替的機制,但要即日才知道誰負責排版,直至第十天,才真正以『填更表』的形式運作。」蘇湘補充:「那時有一群朋友在碼頭留宿、寫文,《大眾碼經》由起初的工友故事,開始轉為更多刊載支持工人的市民心聲,也邀來名人表態支持,名為『每日一撐』。我們也增加『每日一碼』的小資訊,解釋碼頭不同工種的行內術語。」蘇湘回憶,那時每天黃昏都未知明天會刊出什麼稿,直至午夜才陸續收到稿件即時編輯與進行排版,跟工潮的艱困進程一樣可謂今日唔知聽日事,只能爭分奪秒,爭取大眾支持,轉化成對資方與外判商的壓力,為罷工工人提供實際支援。此外,工作小組以網上發布為主,以外界反應為首要考慮,因此定出當下網絡資訊傳播大眾化法則:「文章要簡短易入口,相片則要靚。」

《大眾碼經》團隊創作一些陳述數據比較的信息圖示,其中以香港與澳洲碼頭工待遇比較圖被轉發得最多,楊瑾表示該圖示經報章轉載後,「傳播範圍達20萬,我們覺得該圖示有力的原因其一是hard facts取勝,其二是香港與澳洲的經濟水平令大部分網友閱後不會感到有差天共地之感」。團隊根據資方年報所製作的「加薪兩成只佔總純利2%」的盈利工資比例圖說資料,其傳播範圍據稱也達8萬,對工人爭取加薪談判有了正面意義。有海外網友則不斷創作插畫與漫畫,其中一幅名為「同一海洋上」的四格漫畫就以當時紅遍全港的「巨鴨」為主角,以生動和討喜的畫風感染一般大眾。

以視覺元素先行

當時,大家開始擔心工人堅持不下,文字報道的敘述亦開始流於重複與單調,需要更具視覺感染力的元素吸引媒體。其實工潮開始後不久,已有幾個熱心的業餘攝影師持續到碼頭現場拍下不少照片供網友流傳,一個組織鬆散而靈活的後援會因此成形,一群行家開始見面討論與分工,比如安排行家分別專責行動照、以家庭和兄弟情等主題的圖片故事。《撐到底》圖片編輯、自由攝影師戴毅龍素來跟社運團體有合作基礎,亦有份促成後援會的推進:「4月26日在長江中心舉行的晚會,我和另一位攝影師分工『一前一後兩邊包』,借來長腳架在高位拍攝晚會盛況。」但回想當晚大雨,現場空間又擠迫,假如人群有推撞,對沒有任何工傷保障的義助攝影師來說,可大可小:「其實都幾危險。」戴毅龍笑言。

近年,大小社會運動都有民間團體自發參與民間報道與出版成書立此存照的經驗,就以工潮為例,對上一次大型工潮是2007年的紮鐵工罷工,就先後有兩本相關結集出版,一是職工盟出版的《鐵杆起義──千個紮鐵工人的36天》記錄工潮大事紀,二是社運影像團體《影行者》出版的《扎鐵工潮文集:鋼草根扎鐵花》,以紮鐵工在工潮期間創作的打油詩為主要內容,開啟如何看待工人文學的討論向度。但《大眾碼經》這種在工潮期間以即日採編發布形式作網絡出版的大眾化嘗試,算得上是先河。不過蘇湘不忘謙遜:「我們是嘗試建立工潮與大眾之間的橋樑,但出版歷時不到一個月,製作過程也太匆忙,難說是什麼對後來者的參考範例。我們當時希望能幫到工潮的論述推進,但我想我們所作的未算十分有效。」

開社運網絡出版先河

工作團隊各成員背景的多樣性,也反映了自反高鐵與反國教兩場大型運動承先啟後擴闊公民社會光譜的累積。楊瑾回憶得知工潮結束時團隊正在開會,席上一瞬惘然,有人建議不如討論出書的可能性,當場被否決,後來又有人重提,輾轉就正式醞釀出版計劃。出版成書也延續《大眾碼經》簡潔「即食」的形象定位:「我們知道這類書很少會有讀者從頭看到尾,所以特意將部分分析性的評論長文刪減縮短,再在全書不同頁面加插小資料、跨頁攝影圖片和事件timeline紀實,令讀者有更有趣的閱讀經驗。」蘇湘說。

戴毅龍補充:「今次出書,反過來是素材太多,不知如何選配,跟以前不一樣;今次有各懷不同專業技能的非核心社運人士支援,做到內容豐富多元,是迄今最好的一本。」觀照昔日社運經驗,他不諱言現時的模式大有不同:「傳統的社運團體,尤其是工會,一般只集中照顧它們的組織對象及支持者而無法顧及『中間派』。但這群並非對社會問題無所覺識的『沉默大多數』的意向,往往才是關鍵,反高鐵運動之後的經驗均是如此。」戴又舉例:「有些龍友的拍攝形態,最初可能真是跑來現場拍照,回家上載『呃like』,但我相信改變並不即時發生,他們來過現場,回家看到免費電視台的報道,多多少少會有點明白主流媒體如何再現與扭曲社運。簡單點說,民間的努力,就是為了和只看免費電視新聞的市民對話啊。」似是回應部分論者對於即食文化的批評。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從網絡出版到成書立傳──碼頭工潮幕後紀實」)

書名﹕撐到底:碼頭工潮40晝夜
編者﹕大眾碼經編委會
出版﹕大眾碼經、工盟

作者簡介﹕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系,曾參與「五區公投」。曾任周刊記者,現為自由寫作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