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寬外傭寄宿規定有利


7.25

26la9p3 (圖:7月26日,《蘋果日報》報導記者招待會)

上月底本欄提及有電視台新聞報道愉景灣一帶有外傭在外留宿,違反2003年後的入境條例規定,並質疑該報道涉歪曲立法會議員的發言,或對觀眾造成誤導。報道曝光後一個月,入境處日前在該處展開突擊搜捕行動,拘捕六名外傭。

可見,欠深入討論的報道已為這群外傭帶來了負面影響,實在不得不再認真闡述相關強制留宿政策的不是。

2003年以前,外僱與僱主能透過協商,由僱主負擔額外費用安排外傭在外留宿。為甚麼是2003年?那就是至今仍然影響不少弱勢群體的人口政策專責小組發表報告書後的行政規定之一。

翻查立法會會議紀錄,時任政務司長曾蔭權在立法會上親口承認,「外籍家庭傭工對須有全職傭工寄宿的家庭確實作出貢獻,他們的服務是本地的家庭傭工未必能夠提供的……本地與外籍家庭傭工,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市場。」但接著,他又說,「專責小組認為,當局應採取一些改善措施」,以「減少出現濫用情況和減低外傭取代本地工人職位的機會。

入境處的說法同樣亦是強調擔心外傭一旦能在外留宿,會在下班後做兼職,影響本地就業。

首先,政府自己承認了外籍與本地家庭傭工是兩個市場。而分開這兩個市場的關鍵,根本不在於「寄宿」,而是在於「全職」;外傭無論公餘時間在外留宿與否,都屬全職工作。因為聘請全職本地傭工,其薪金水平與福利都是按本地法規釐定,沒有多少個本地家庭能夠負擔得起。

其次,容許外傭在外留宿,其實是容許僱主有選擇權去決定家庭空間。比如沒有年幼子女需要長期照顧的家庭,可能更崇尚生活空間與私隱。如果外傭真的在公餘時間兼職,違反一般的入境規定,那是入境處的責任去進行調查與監管,而不是整體剝奪僱主的選擇權!當年政府徵收外傭稅,同樣也是將培訓本地工人的責任轉嫁到僱主與外傭身上。

總之,強制留宿政策缺乏現實合理性,放寬規定,對僱傭雙方都是好事。

連結:TVB新聞報導

來自外傭、僱主、宗教及職工盟等多個團體舉行記者會,要求政府檢視及修訂相關「強制外傭留宿」的條例。外傭團體表示,自從政府03年不再容許外傭在外住宿後,收到越來越多外傭投訴,僱主提供住宿的地方環境差、面積狹小,甚至要睡在廁所,促請政府檢討。有僱主也認為,政府不應該剝奪,一些有錢給外傭在外留宿、但不想跟外傭同住的僱主聘請外傭的權利。
入境處表示,輸入外傭是為了應付本地留宿家庭傭工短缺,如果容許外傭毋須在僱主家中留宿,會跟政策的基本理念背道而馳,也會損害本地家務助理的就業機會。歡姐做了十年家務助理,每天只需要做數小時清潔打掃;即使外傭在外留宿,都不怕會被搶飯碗。
廣告

放寬外傭寄宿規定有利”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Justice for Erwiana | 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