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恐怖主義:摩洛蘭生活圈的世代抗爭


刪減版原文刊於《JET》8月號

JET Aug 2013

****

542595_539673602731793_1533985095_n (2012年10月,菲律賓政府與「摩洛伊斯蘭解放陣線」簽署停火協議,同意展開和談,協議由馬來西亞政府作第三方見證與促成進一步談判。圖中為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圖右為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

去年十月,菲律賓政府與國內最大的回教武裝力量「摩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 MILF)簽訂和平框架協議,雙方同意在2016年前邁向全面停火,結束自70年代起長年困擾南部棉蘭老島穩定的流血衝突,並建議給予南部自治區域地位。此前,死於南部長年衝突與綁架的數字逾15萬人,上百萬人流離失所。上月中,雙方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持續多月的和談更就「財富分享」上達成協議,擬定自治區域將會持有該區開採資源收益比例。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實際的突破,因為南部與北部行政中心的世仇除了出於宗教文化差異與殖民時代以降的權力不均,很大程度也是盛產國內主要資源的南部長年赤貧,令當地人深感被剝削之故。我認識的菲律賓朋友說不少Visayan語系的南部人,寧可說英語都拒絕以官方語言Tagalog溝通,而兩種語系之間的相似性亦不強,可見最基本的文化差異比香港人說廣東語還是說普通話更加深遠。

在不少世人眼中,回教文化與恐怖主義自是脫不了關係。以聖戰與家園之名行惡殺人,固然罪不可恕,但相對於一些人盲目支持反恐開戰以暴易暴、或迷信所謂美帝「文明衝突論」,我寧可用更同情理解的態度,去考究這些極端回教武裝力量源起的具體語境,比如本欄月前寫過的車臣悲劇。棉蘭老島的世代矛盾,則很大程度源於殖民主義:西班牙在殖民統治期間,把這個有異於北部島嶼文化的區域生活圈「強行」劃入現代菲律賓國土,北部亦自此成為經濟與行政中心;19世紀末美國接管殖民權後,菲律賓當局更於1918年起透過徙置與發展計劃,削減原為主導棉蘭老島的回教族群人口數字,令他們深感固有宗教文化被歧視之餘,家園更遭外來人搶奪;加上回教族群貧窮率持續位居全國最高,種種矛盾促使當地弱勢的回教社群紛紛加入爭取主權獨立的行列。

其實直至菲律賓於1946年正式脫離美國殖民管治後不久,當地的獨立呼聲都仍屬和平抗爭,但演變到後來的分離主義武裝運動,關鍵則源於當時的獨裁者馬可斯採取鐵腕制衡,先後扶植基督教武裝力量「The Ilaga」和宣佈「軍事管制法」,致令當地曾長期陷入無法無天的亂局。在綿延衝突中失去家園與親人的兒童,相繼又在無望的社會困境中成為了武裝力量的招攬對象。

1-child-soldiers-Philippines-akap-kabataan-bayan-bata-muna-makabayan-karapatan-human-rights-cpp-npa-ndf

911後,菲律賓為了與美國重修關係並換取巨額援助而響應美國的全球反恐合作,亦有份影響局勢發展,比如在2003年,MILF亦曾簽訂停火協議,但後來MILF指責菲律賓軍方失信,導致烽火重燃。早前「維基解密」發佈的機密外交電文顯示,美國有意染指棉蘭老島的礦產資源開發利益,因而更樂見雙方和談取得成效,不過分析指,現時菲政府與MILF的和談能否促進區域和平仍然存在不少暗湧:如MILF表明若菲政府未能全面滿足協議條件,將不會解除武裝;南部過去失敗的自治經驗,亦令總統阿基諾三世要說服國會與天主教人士支持給予自治地位更加困難。而且,部份割據南部不同地方的武裝力量堅持爭取獨立(其中一個最激進的極端組織「Abu Sayyaf」就以建立伊朗式神權統治為號召,多次涉及綁架、姦淫與殺人等罪行;亦有部份是由MILF分裂出來的組織),衝突難以短時間內平息,事實上,在上月初和談開始之前,其中一個名為「Bangsamoro Islamic Freedom Fighters」的激進游擊分支組織就伏擊一隊當地駐軍,造成數十人死傷,顯然有心令和談進程「添煩添亂」。

這宗伏擊事件在菲律賓國外乏人報導,「Bangsamoro」一詞卻引起我的注意。事緣今年二月初,菲律賓西南部的蘇祿軍入侵馬來西亞東部沙巴州,在邊境爆發衝突,成為兩國的外交風波。菲律賓國內輿論普遍同情,認為菲國政府長年忽視南部族群自主權導致矛盾難解;在大馬國內,卻引起眾說紛紜的陰謀論,不少馬來西亞人認定事件的timing有可疑,很大可能是執政黨為配合大選有意促成,惟直至現在,真相仍然未明。

Mindan1

從字源來看,「Moro」一詞源於西班牙人對菲律賓回教社群的泛稱,「Bangsa」一詞則是馬來語的「民族」,「Bangsamoro」因而更廣義地指涉整個南部群島帶歷史以來的族群跨境流動;直至今日,定居於棉蘭老島、Basilan群島、巴拉望、蘇祿及Tawi-Tawi一帶的回教社群都會以「Bangsamoro」自居。

蘇祿軍「索土」源起自殖民時代西班牙、美國與英國在亞洲的殖民權「劃界」問題,歷時幾世紀後,沙巴與馬來亞在1963年正式合併成國,換言之群島屬菲律賓,沙巴屬馬來西亞,這對一些蘇祿人來說,既是主權被世代遺忘、剝奪,亦等同一個傳統生活圈的撕裂。這批蘇祿軍重奪沙巴相信只是少數極端行動,代表性有限,咸豐年前的歷史理據是否合理亦成疑,其復國主張更甚有封建色彩,但回顧歷史,卻難以教人不投以同情目光。而事實上,近年有重見天日的證詞揭露菲律賓在馬可斯獨裁年代曾為了爭奪沙巴控制權而培植武裝部隊,而大馬前首相和武裝組織領袖亦承認菲國南部的武裝力量過往得到以回教為國教的大馬政府秘密支持,可見問題的複雜性。區域的長年緊張,倒頭來亦令更多平民從南部逃去沙巴求生,成為大馬的非法移民,而這批移民,在是次蘇祿軍入侵事件中亦無辜成為代罪羊,不少被遣反甚至被拘留。兩國政府能否共同促進區域和平、保障「轉型正義」,當然取決於政治意志,但殖民歷史留下來的債,恐怕是算不清的。

土耳其到埃及的廣場抗爭,令不少人再質疑回教國家的執政合法性,連帶鞏固對回教政治文化的負面印象;我不是專家,回教政治固然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闡明,但回教是否必然等同保守勢力、極端主義與恐怖活動?我的答案自是否定。只能說,對被壓迫者與強權來說,仇恨均絕不是出路。我們尚且活得安穩,要知道安穩對很多人來說是luxury,在標籤與評斷之前,不如先讀一讀他人的歷史,那世代的反抗,到底所為何事。

延伸閱讀

入門資料:Aljazeera English – Conflict in Mindanao

BBC – Guide to the Philippines Conflict

Mindanao Conflict Primer

菲律賓報章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整理的和談時序表

Internal Displacement Monitor Centre歷年圖表,顯示菲律賓南部衝突造成的人道災難

關於蘇祿入侵沙巴:Aljazeera English – Sultanate of Sulu: Pawn or legacy?

Porous borders leave Sabah open to invaders

關於南部衝突與美國反恐戰略:The ‘War on Terror’ rages in the Philippines (圖片故事)

Deadly drones come to the Muslims of the Philippine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