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峇南河到印度洋


10.4

138083428463481photo (作者攝)

出海近兩個星期,雙臂皮膚曬成棕色,汗水在烈日下發亮,一腳都是小傷痕。但晝夜與海洋共對,有時竟足教人忘卻庸常一切。

前天出海,一個早上在海上遇上三次大雨。我們的小船拼命跟頭上的烏雲賽跑,朝明亮的一端開去。頭兩次大雨我們僥倖跑贏,但炎陽與豪雨交替則是另一種滋味。第三次大雨卻一併刮起大風,船上所有人混身濕透直打哆嗦。此時遙望幾十米外,一個漁夫獨自撐著小艇安然靜待,絲毫不打算跟咆哮的海洋對抗。掠過之時,漁夫只是微笑。這一刻尋常不過,我竟不知為何,想起金基德電影裡幽暗無際的水色,想起他的影像深處凝鍊的,關於生存、欲望和救贖的囈語喃喃,天地的暴烈和慈悲。

上岸後,只見本來的小路頓成小川流,一灘都是坡上滾落的泥沙。小學教室對出不見小孩們的笑語和蹤影,唯剩一群濕漉漉的山羊,莫名其妙地一字排開,沉默而立。這一幕如此奇趣,喜劇感畢竟源於意象的衝突和不可知。難怪詩人都愛田野生活,那些字裡無從掌握如捕風的節奏,本就是林間萬物共鳴的律動。

集體生活沒教我投入。簡樸無華的鄉間日夜,反而有如洞明己身。在群體裡越覺獨處的可貴,風聲與樹影、海岸的輪廓、一天的星塵,都在呼喚記憶深處最純粹、最虔誠的最初。那個曾夢想頂天立地的孩子,如今如願跑到世界的另一邊,默默學習改變的方法,想像人生的可能。我想起兩個月前走在馬來西亞婆羅洲叢林裡,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的懾服感,想起在峇南河支流裡,抵著水流游移河上時的脈動,想起在小型飛機上望及樹林與種種人為破壞而落下的淚。

有些旅途教人點綴年華裡的風光。有些旅途教人成長,一生不忘。有些旅途教人默默在心裡許下承諾,成為此後的標竿,成為我們的一部分。千山萬水,不過為如此見證。

20131002_21210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