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襲有違國際法,何時能了?


11.1

記得身在肯尼亞一個月來,當地頭條都被有關肯尼亞國會通過退出「國際刑事法庭」(ICC)的爭議所佔據。一般人的反應是,如遭指控的總統和副手真的清白,何須怕出庭作供?難道有些國家想脫離國際法規管不成?但假如仔細深究ICC歷來的檢控機制與非洲諸國的不滿,亦不難覺得今次肯尼亞高姿態還擊可以理解——這再次延伸另一個困局:國際法是處理現存各國衝突或大型罪行的僅有基礎,但國際法的落實始終離不開實力懸殊的政治角力;侵權行為當然需要制裁,惟假如它未能一視同仁,甚至真的成為了以大欺小的檢控工具,那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國際法的現實價值?

美國反恐戰濫殺平民甚或臭名昭著的虐囚問題不受管制,確實是體現國際人道法規雙重標準、無力落實的例證。上星期,兩大國際人權組織共同發佈調查報告,分別披露美國無人機空襲過去一年在巴基斯坦與也門所造成的平民傷亡,並批評無人機策略有違國際法原則。報告發表的同一周,亦有巴基斯坦無人機死者家屬在人權組織的幾番爭取下,首次成功入境到美國國會陳情,惟現場僅有五名清一色民主黨的議員出席聽證會,對改變現時美國的反恐方針,作用甚微。

此外,最新洩露的中情局機密文件與外交電文則顯示,巴基斯坦政府雖然屢次公開抗議無人機空襲困擾國內民眾,但巴國基於外交考慮,持續在策略上容許空襲行動在國內領空進行, 甚至名義上與美國反恐部門合作,以爭取談判籌碼;但美巴兩國關係素不明朗,有電文顯示巴國外交部長就曾令駐美領事館向疑似中情局人員拒發簽證。無論如何, 既然國際法存盲點、白宮又不見得會開誠佈公,無人機問題短期內難以循外交改善。

無人機戰略,真的「減少」了死傷?還是僅僅把我們慣常理解、戰場上的怵然血腥,置換成媒體上看不到的殺戮、聽不到的吶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