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冬奧重燃區域衝突


11月21日

俄羅斯索契市自二○○七年獲得二○一四年冬季奧運會(下稱冬奧)主辦權以來,爭議聲不絕於耳,引起了破壞生態環境及逼遷居民的批評,其高出歷屆開支三倍的造價亦惹來貪污質疑。但最值得關注的是,其選址重燃俄國與北高加索鄰國之衝突,並加劇區域動盪。

索契市位處黑海沿岸,自蘇聯時代已是權貴南下度假勝地。同時,該市接壤原屬格魯吉亞、在俄國支持下宣布獨立的爭議領土阿布哈茲。因此,冬奧在此舉辦引起格國強烈不滿,認為俄方有意挑釁,民間甚至發起杯葛。

俄格兩國矛盾歷史甚久,自蘇聯解體至今一直劍拔弩張,加上千禧年後顏色革命席捲多個前蘇聯國家,促使俄方以強硬手段應對西方勢力在該區的擴張。

二○○八年,格魯吉亞有意加入北約制衡俄國成為導火線,導致兩國在南奧塞梯與阿布哈茲一帶爆發軍事衝突。期間,俄軍動用戰機轟炸,更被指涉嫌種族清洗,兩國自此斷交。分析亦指,阿布哈茲的港口與潛在資源對俄方具重大地緣利益,冬奧亦為前者帶來經濟互惠,可見問題並不限於族群與宗教差異。

冬奧同時促使俄方加強反恐部署,並採取鐵腕手段嚴打潛在武裝力量溫床,令北高加索地區多國局勢更趨緊張,例如車臣極端伊斯蘭組織「高加索酋長國」就曾公開表示會在冬奧期間發動恐襲。

有人權組織指出,達吉斯坦自今年一月起持續出現數十宗綁架與強制失蹤事件,估計是俄方針對疑似武裝分子的秘密行動。事實上,「國際危機組織」於九月發表報告顯示,北高加索地區的暴力衝突冠絕歐洲,單是去年已有逾千人死傷。

當地司法體系不公,致使眾多受害人紛紛向「歐洲人權法院」求助。該法院最近更正式宣判,俄國須為二○○○年至二○○五年期間在車臣與印古什發生的強制失蹤與法外謀殺負責。

今次冬奧重掀的新仇舊恨,實有令奧運的和平理念蒙污之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