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拓亞太盟友有心無力


12月2日

上月初,俄羅斯和日本展開歷史性的「2+2」會談,象徵兩國有意確立同盟關係,期間就深化經濟與國防合作達成共識。此前,日俄兩國雖已在今年舉行過四次峰會,但「2+2」形式為建交而來首次,加上兩國在二戰結束後一直因南千島群島主權糾紛而未有簽訂《和平友好條約》,是次會談因而被輿論視為兩國關係發展的新開始。

有趣的是,不少日本媒體在是次會談前定調討論中國崛起威脅區域安全,《日本經濟新聞》更刊專文指俄國有意透過發展對日關係牽制中國,多份報章亦報導中國海洋活動的擴張已觸及西伯利亞附近海域,對俄國構成威脅。令俄國副外長莫爾古洛夫須公開反駁,高調澄清將不會討論中國。

相反,俄國媒體則把焦點側重於日本在美國全球導彈防禦機制的角色。被視為俄國官媒的Russia Today更引述國防部長紹依古指出,俄方非常關注美國在南海與日本北部的軍事擴張會破壞亞太區的戰略平衡,反映日俄同床異夢。

其實早在二○一○年,普京已曾公開申明中俄兩國的合作關係,甚至指控西方輿論「離間」。中俄兩國對此有默契,比如習近平今年初就任國家主席後首次官式外訪就是前往俄羅斯,兩國隨後更於七月在日本海域上空展開聯合軍演。這說明俄國跟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亞太戰略有明顯不同。

但月前美國期刊《外交》有專文指出,俄國在亞太地區的經濟活動規模較小,中俄兩國的貿易額遠低於其他盟友;俄國在區內安全問題上的角色亦相當有限,要繞過中國擴張亞太角色有困難,與中國的盟友關係亦未有實質幫助。

專文認為,俄國近年的外交戰略重心始終仍在抗衡美國、北約和歐盟在前蘇聯鄰國一帶的擴張,因此現階段難以跟美國在亞太戰略上構成競爭。

而隨着中國日益遵行國際標準、建立大國形象,俄國敵對而封閉的對外作風,或會使自己更趨邊緣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