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記行


12.20

獨闖埃及,卻遇上了中東地區百年一遇的寒流,國內好些地方更錄得降雪。在開羅市中心,凜冽北風夾著毛毛雨,長街積水成河。解放廣場一帶角落全天候都有坦克監視,一天陰沉。廣場與開羅美國大學附近的橫街,漫行只見一牆都是鮮活而斑駁的塗鴉,紀念革命死去的年輕人有之,諷刺執政者與極端回教勢力的有之,略呈古舊失修的建築物,因著這種訴諸於藝術的反抗,得到了新的歷史面貌。革命爾後三年,先後兩個總統下台,相繼進出監獄如旋轉門,社會分化持續。正因如此,在旅途上跟當地人聊天,幾乎人人都有各的說法。有人痛罵穆斯林兄弟會,又有人擔憂軍方掌權,有人說經濟持續低迷,日子難過。但聞說近期有調查說,很多開羅人未有言悔,始終相信國家走在對的道路上。我也但願如此。

20131218_124407s

在白沙漠宿營,入夜,除了寒風下洪洪篝火的餘響,萬籟靜默無聲。荒漠上的一輪圓月,光芒足教米白色的雞狀岩徒添幾分靈氣,舉目遙望,一片淒迷的瑰麗與蒼涼。在永恆而不被歲月動搖的壯麗面前,我想起的卻是當下在世的苦難。據說這股反常氣候教加沙地區出現水災,數千人無家可歸。唯一禍福難辨的,就是降雪令敘利亞部分地區局部停火。但飛霜降臨以前,敘利亞已有逾十萬人死於內戰,數月前美俄兩國大龍鳳則迅速成了舊聞,化武危機未有遏止跡象,可是再沒有多少人關心了。回程前跟一對德國情侶從歐洲移民政策談到收容敘利亞難民,大家都沒有答案。對照社會壓迫之漫長,這場革命才剛開始,過客如我們又能說些甚麼。然後想到又一年聖誕將至,上帝的祝福似未有恩庇眾生。

旅途上人人甫聞我來自香港,大多只有一個反應:「Hong Kong? China?!」人越在外,越想要告訴別人香港的困境與反抗。看他人的革命,誰敢去說別人流血犧牲,爭取的不過是西方世界的謊言?

廣告

埃及記行” 有 2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國際視野: 有名無實的總統大選:埃及改革路漫漫 | 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2. 引用通告: 重訪埃及記行:軍方執政下的人權倒退 | 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