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竊聽事件顯東帝汶困境


12月20日

洩密者斯諾登早前揭發美國國安局(NSA)長期竊聽德國總理默克爾,消息衝擊兩國關係。然而,他揭露另一宗涉及澳洲情報組織與東帝汶政府的「竊聽門」事件,既影響澳洲的亞太定位,同時也反映了東帝汶的獨立崎嶇之路,事件卻未有得到國際廣泛注意。

事緣斯諾登在十月底洩密文件中披露,澳洲政府的情報單位「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S),曾持續透過多個駐亞洲國家大使館進行監控工作,其中包括在二○○四年對東帝汶內閣進行竊聽。消息令東帝汶政壇震怒,現屆政府更計劃向國際法庭提出訴訟。

該國現政府指出,ASIS當時透過一個澳洲的援助項目名義,在兩國協商「東帝汶海洋天然氣條約」談判之前進行監聽。二○○二年獨立後一直依賴石油與天然氣產業支撐國內經濟穩定的東帝汶政府,因而希望透過是次仲裁,爭取更大比例的資源收益(東澳兩國在該條約下平分收益)。

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ASIS在談判期間進行監聽,足以構成宣布條約無效的條件,這涉及重大經濟損失。ASIS隨即在月初針對代表東帝汶政府的律師,以及牽涉告密的澳洲前情報人員進行突擊搜查。這引起外界指摘,但澳洲總理阿博特辯稱是保障國家安全。

本來竊聽醜聞已令澳洲與印尼的關係陷入低谷,這次搜查更成污點。連東帝汶前總統奧爾塔(José Ramos-Horta)亦表示,事件破壞兩國長達十年的友好關係,勢將影響澳洲在亞太地區的重要盟友地位。

這宗竊聽事件也再次突顯西方在東帝汶問題上的偽善。早在東帝汶獨立以前,著名學者喬姆斯基(Noam Chomsky)就曾批評,美國媒體在一九九一年震驚國際的屠殺事件以前,一直長期冷待印尼侵略東帝汶的戰爭罪行,反映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出於戰略利益,縱容印尼政府軍暴行。

東帝汶的油氣開發權,亦一直主導東帝汶、印尼與澳洲三國之經貿關係。事件再次印證,西方的經濟利益考慮凌駕小國主權,這顯示東帝汶艱難的立國之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