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契冬奧惹恐襲危機


1月3日

俄羅斯南部城市伏爾加格勒繼去年十月巴士炸彈襲擊後,日前再連續發生兩宗類似的恐襲,令外界再度關注二月索契冬季奧運會(下稱「冬奧」)舉行前夕的保安問題,以及北高加索地區之局勢。儘管今次兩宗襲擊尚未有組織承認責任,但一般估計與車臣極端伊斯蘭分離組織「高加索酋長國」有關。此組織曾於去年七月揚言,會以恐襲形式破壞冬奧。

武裝組織多次襲擊伏爾加格勒,原因之一是該市是俄國的主要鐵路樞紐,也是前往冬奧舉辦城市索契與其他北高加索地區必經之站。不過,更深層次的原因則與該市之歷史地位有關。

二戰期間,蘇聯在斯大林格勒(伏爾加格勒的前稱)的慘烈戰役,成為當時戰爭的轉捩點,該市因而在歷史留名,對不少俄國人來說具有英雄地的象徵意義。斯大林於二戰之時曾將近四十萬車臣與印古什民眾,強制發配到中亞與西伯利亞一帶,從此便種下族群仇恨,這便是該市屢次成為恐襲目標的深遠原因。

車臣武裝組織過去多次在莫斯科與北奧塞梯地區發動大型襲擊,甚至挾持人質事件,故此成為俄方重點打擊對象。二○○九年,俄國一度宣稱已控制局勢,但武裝分子活動隨後擴散至接壤達吉斯坦與印古什的區域,更獲部分境外伊斯蘭恐怖組織的支持。

車臣獨立運動與激進分離主義的崛起,可追溯至數百年前,但近因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兩次車臣戰爭,造成當地大量傷亡、基建盡毀,激化族群文化與歷史矛盾,極端伊斯蘭武裝力量抬頭並轉向恐怖主義。

俄國總統普京視主導當地武裝勢力的遜尼派力量為眼中釘,同時也影響俄方的外交取向。如在「九一一事件」後,便與美國進行有限度反恐合作,又加強與什葉派為主的伊朗之關係,以及資助敍利亞政府打擊國內反對派。

雖然普京已加強索契的保安,但針對公共交通網絡的襲擊實難以防範。以現時局勢而言,衝着冬奧而來的恐襲似未有平息之契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