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ce for Erwiana


1.17

138990126935330photo(《時代周刊》標題「Beaten and Exploited, Indonesian Maids Are Hong Kong’s`Modern-Day Slaves’」形容印傭是香港的現代奴隸。)

印傭Erwiana慘被僱主虐待至體無完膚,令人不忍卒睹。欺凌折磨他人至不似人形,還想暗中把人送回家就算了,這種人竟去生兒育女,絕對是社會的不幸。這樁泯絕人性的暴行也鬧上國際傳媒,「modern-day slavery」一句下來,我城跟我們愛嘲笑的波斯灣國家成了同級,令香港人蒙羞。Erwiana才23歲,大好年華,陰影卻將一生伴隨,就算香港的司法制度最終能否嚴懲行兇僱主,有些東西,終究不是公道兩個字就償還得來。

Erwiana的悲慘遭遇能迅速得到關注,多得當日有同鄉義助,亦多得有媒體連日以大篇幅跟進報道。但這樣的悲劇,到底不只是「個別僱主」的問題。數月前,筆者有份組織記者會呼籲政府廢除外傭強制留宿規定,就記得網上有些僱主留言,惡毒得令人心寒。也許真的會向外傭揮拳動粗的僱主不是多數,但我懷疑自以為聘了人在家勞動就有權支配他人生活起居甚至動輒惡言相向的人,在香港還是令人悲哀地為數不少的。廢除同住規定,本來就是還僱傭雙方選擇權,也能一定程度保障外傭的身心安寧不受侵犯。要是Erwiana有機會在外留宿,也許她的苦況能早點有同鄉察覺。

事件最令人憤怒的,莫過於Erwiana曾求助的中介公司。年復年在窮鄉女子身上牟暴利也算了,眼見有人被虐也視若無睹,說是共謀絕不為過。這些中介公司大多與外傭家鄉的領事館的利益千絲萬縷,本國政府也不知在她們身上賺取了多少外匯,自然明知有同胞受辱也不去老實跟進。香港政府亦從沒有去監管這個業界黑洞,更遑論是檢討現行法例裡的不合理條件(如「兩星期規定」),變相縱容剝削。實在不敢想像在Erwiana事件爆出前,有多少類似個案其實被埋沒於無聲?不要讓香港再有另一個Erwiana,這無關國際形象,而是基本良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