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區裡的微笑


1.24

139051211295298photo (編註:風災破壞大量房屋。(資料圖片))

個多月前跟親友說要跑來菲律賓災區做義工,大多都在支持外補上一句:看你一身瘦弱,如何應付擔擔抬抬?我沒理,獨自跑來了,就算是硬著頭皮,總找到辦法幫忙。結果,確實沒有用不著人的時候。

三十多個義工同借宿一簷之下,有好些是年幼已移民到海外的菲律賓人,有幾個專誠請假,一心回故國出一分力,有幾個在三十而立關口於是回來田野鄉郊尋找改變生活的動力;有來自歐美的年輕背包客,過路結結善緣;有些退了休,有些正待業,恰恰都是想在暫借的時間裡,盡力make a difference。

我們協助過清理、拆卸和重建的選址,有鄉郊小屋,也有學校和醫院。走在災區裡,總聽著許多故事,有位獨居寡婦回憶當天如何在看著自己的小屋在風雨中倒下,有漁民說才剛賣掉漁船套現的錢在屋裡沒來得及取回就化為烏有,有村民說颱風在收成前吹襲,一年耕耘毀於一夜間的辛酸。但生活仍然繼續,因此我們每到一處,總有熱心的村民自發幫忙。小孩在旁嬉笑、小動物隨處走動,風吹過抬頭望一片青綠,在原野裡勞動,令人忘卻時間、忘卻城市裡的煩囂,畢竟有甚麼煩惱比得上災區裡的哀愁。每日最快活的時刻,就是完成一天工作,回程坐在車頂乘風而行,遠眺待暮天色和幽幽田野,沿途不忘向微笑著的村民揮手。難怪有義工走了,又再決定回來,或是惹了登革熱,在醫院過幾晚又重投勞動,因為所有付出,都在微細處看得著,不像城市裡大部分人營營役役。

2014-01-14-14-30-23_deco

沒有了當年在菲律賓半年的工作生活,沒有那些令我一直銘記的美善與堅韌,我對發展中國家面對的困難和民情,大概不會有如今天感受深刻,四處遊歷闖世界的動力也更無從說起。沒有那半年,我也不會明瞭氣候變化何以不容輕視。三年後的今天,我走在身受其害的社區裡頭,繼續默默思考回饋和改變的真義。

廣告

災區裡的微笑”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端傳媒〉記者手記:在上世紀的「東方之珠」,探尋現代民主癥結 – 周澄 | Crystal Cho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