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颳海燕與極地旋渦:不再是假想的全球暖化


刊於《JET》二月號

JET Feb 2014

*******

新年甫開始,就再次出門,上路去菲律賓風災重災區之一、中部Leyte島一小城做義工,協助重建工作。三個月前憂心忡忡看著新聞上強颱「海燕」吹襲過後一片狼藉,有身在宿霧的朋友說他無家可歸,然後是網上熱傳的那段菲律賓氣候談判代表薩諾(Yeb Sano)在華沙語帶哽咽的發言──他呼籲那些仍然置於安逸的氣候懷疑論者,走出去看看那些受極端氣候現象影響的地區民情。我回想三四年前的自己,若不是在菲律賓接觸過氣候談判議題、跟當地受影響漁民去過遊行,大概今天我也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深信環保與氣候問題遠不及經濟與政治重要。在那一刻,我決定不要延續港人善心只限一時的捐款文化,就報名做義工,等待報到。我也並非幫得了多少,但重訪而回饋,畢竟是一種更厚重的呼召。

2014-01-14-14-36-52_deco  20140109_1342502014-01-14-16-41-19_deco

誠然,沒有科學證據能100%肯定說,是次「海燕」確實跟人為原因有關,因為其中涉及的統計數據與因素在科學界仍然是一個較新的研究領域。但科學研究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氣候變化有份加劇諸種氣候反常現象的風險,就以熱帶風暴為例,海面溫度持續上升,是直接影響風暴強度的關鍵。《衛報》引述多份科研報告預測,大型風暴的數目將會全球暖化趨勢而減少,但每次風力與降雨量均會增強,小型風暴同時在以北太平洋靠西的地區為主的地區將有次數增長。

對香港人說氣候變化是眾人之事難以服眾,也許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它所帶來的即時與直接影響,確實是有差異的,別人的家園與生計沒了,對我們來說,那也許只是夏天更熱了、冬季遲了來,幾近無關痛癢之事。但也正因如此,才更能說明為甚麼這是一個人道問題,而不純是關乎環境──算一算,我們的人均碳排量,絕對比菲律賓這類發展中小國來得高,但最後被迫要承擔全球暖化後果的,卻是他們。我相信所有在三個月前有份捐錢的港人都是真誠希望解災情之急,但有多少個有這樣的自覺,我還是心存質疑。他國的貧窮與基建落後,往往是一個更容易推卻而之的表象。

在同一時間席捲美國多個省份的「極地旋渦」(Polar Vortex),則再度激起美國國內的輿論之爭。懷疑論者自不然想當然矣──明明溫度跌近紀錄,何來暖化之說?科學家卻反駁,這股「極度深寒」並不意味全球暖化趨勢有任何逆轉,反之,它恰恰符合因為北極浮冰融化、影響北半球氣流而導致的氣候特徵之一。事實上,在北美遭遇寒流之際,全球氣候紀錄顯示北極圈、北歐與歐亞一帶溫度都錄得高於平均值,基本上沒有偏離科學家近年稱之為「Arctic Paradox」或「Warm Arctic, Cold Continents」的現象。換言之,如果現象持續,寒流席捲北美的次數將會更加頻繁。不過,現象歸現象,在科學家未能確切證實兩者構成直接規律之前,懷疑論者大概仍會大造文章。大概就是那些薩諾無法動之以情的人們了。

但我們誰又能獨善其身。我從不好聳人聽聞之事,但人類福祉乃至存亡,也確實不應斷然輕視。那是經濟,是政治,是公義,也是生存。香港人也許尚且免得了強颱、大旱災難,但再過數十年,誰能保證我城當下的浮華璀璨不會淹沒在海底之下?再想想邊境之上那些核反應堆,想想那連鎖效應。福島的悲劇,究竟有沒有讓我們學會任何教訓?蒼天本無情,只是人類作為險惡,悲劇固無因果。地球的確是會自我修復還以平衡的,只是不知屆時我們是否尚在世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