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抗黑暗 珍重新聞自由


2.28

看到網上有人轉載中大同學在校園裡貼滿標語:「今天滅聲 明天滅口」、「You can’t kill us all」,黑底白字,莊嚴而哀慟,再想想社會周遭那種冷漠與犬儒,心裡竟然不再懂得憤怒。

前天早上是在辦公室聽到《明報》前總編劉進圖遇襲命危的消息。聽罷,突然再難以集中在電視直播財政預算案,只是不住迴響一個問題:究竟這還是否我們認識的香港?過去一年,有民間媒體被上門搗亂,有傳媒東主家門被恐嚇,有我的前上司、雜誌創辦人在辦公室樓下被伏擊,如今事態發展到光天化日針對報館高層暴力施襲,再想想近年屢屢傳出的編採自主受損爭議,到近期的李慧玲封咪事件,誰還能眼睜睜說這些是「沒有證據」的「個別事件」,是「商業決定」?今日有人被斬至重傷固然令人警惕憤怒,但還有許許多多繼續在前線絞盡腦汁在困境一盡公器承擔的同業,他們承受的壓力也不是外人所能了解的。在這個關頭,有些自命勇武者冷嘲熱諷,也有人高談闊論舊式媒體的沒落,可是說到底,他們誰也沒有多少人做得出深刻的調查報道,足以觸動權貴的神經。

在免費資訊泛濫的年代,我們都忘記了真相背後的代價是甚麼。汶川重建工程再現豆腐渣、李旺陽「被自殺」的跟進報道,到最近的中共太子黨海外資產報道,全都仰賴資深記者冒險犯難;斯諾登揭露美國濫權監控,跟他合作的《衛報》與負責記者多次面對司法機關的恫嚇騷擾。還不計每年在戰亂地區殉職、被脅持、被監禁的新聞工作者們。今日我們尚且有自由而不懂珍惜,明日等待我們的,將是更陰冷的長夜。

是否要到了全港媒體平台都淪為權貴喉舌,敢言的新聞工作者一一噤若寒蟬,我們才會後悔今天竟然情願取笑在議事堂瀏覽艷照的議員,才會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走出來捍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