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諾軒、周澄:鏡無花,水無月,何來普選 ——2016立法會選舉方法討論迫在眉睫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2014年3月10日)

林鄭月娥說得沒錯,政改諮詢期已經過了一半,公眾討論不應只圍繞公民提名權。這的確極不健康,好像立法會的選舉辦法,至今無人問津,很多人以為落實行政長官普選便連立法會也迎刃而解,但請留意,諮詢文件只是解決2016年立法會的選舉辦法,連終極普選也沒有。最近北京兩會開幕,已有消息指北京敲定提名程序需經兩關卡,先獲八分之一委員推薦參選,再以全票制由過半選委選出得票最高的3名候選人出選,誰也可以肯定這不是無篩選。

提名委員會與功能界別一脈相承

「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循序漸進、有利資本主義經濟發展」,是1990年姬鵬飛為提名委員會下的定義,見證《基本法》的起草過程,怎樣將殖民地籠絡政治菁英的選舉團制,照搬到提名委員會。林鄭說團體沒定義無篩選,上述普選套語可曾定義過?1984年的《代議政制綠皮書》,港英為了維繫工商界和專業人士回歸的信心,率先建議功能組別選舉立法局,這種間接選舉,成為了北京牽制民主進程的瑰寶,在1990年草擬《基本法》附件二,遂將不同界別的功能團體分為選舉委員會4個組別,推選行政長官及回歸初部分立法會議員。這種以兼顧社會各階層為名、維護特權為實的制度,不在今次政改廢除,香港市民不會相信有真民主。

2010年討論政改時,學者、政治領袖們尚且說共產黨沒信用,要「鋪鋪清、食住先」;又有「路徑依賴」一說,哪怕這次的立法會選舉辦法屬過渡方案,斷無置之不理之理。對建制派來說,政制如何改革均意味着帶來更大變數,可以預期他們樂見功能組別原地踏步,確保立法會維持守尾門功能。功能組別的局不破,與之一脈相承的提名委員會亦勢將難有突破。要是泛民仍在過往選舉得票中抱殘守缺,以能否入閘、保住關鍵議席等考慮來衡量是否支持政府方案,最壞情况可能是全輸,誰知道建制派「加大水喉」和種票工程的力度如何?一旦選舉有失,泛民在2017年的影響力只會更進一步收窄。時間無多,落實特首、立法會選舉的改革標準,爭取市民支持,方為上策。

我們無意糾纏是否放棄爭取公民提名、或公民提名是否實際的爭拗,而是希望強調整個政改討論裏,主流泛民與公民社會大多忽略了廢除功能組別的具體願景。例如林鄭所問,怎樣的提名委員會才算「無篩選」?我們認為至少應該回答兩大原則:

一,提名委員會代表需由大多數市民授權;

二,代表大多數市民的選委,不應被小圈子選委(也就是功能組別)凌駕。

由此引伸,我們根本毋須糾纏於公民推薦、機構提名等迷思,以標準檢視諸般方案便十分清楚。既然溫和民主派認定公民提名不存希望,那麼請說明「無篩選」準則;激進民主派亦要思考,假如中央正式「落閘」、公民提名與政黨提名全盤幻滅,大家還以什麼標準檢視應否支持最終方案。若連普選標準也不清楚,佔領中環與(電子)公投也有困難。

2015沙盤推演 立會方案討論迫在眉睫

現時,「真普選聯盟」學者團就2016的兩個過渡方案都強調必須取消分組點票、取消「超級區議會」議席與合併現存功能界別,務求限制傳統界別議席的絕對數目、比例與不均等的影響力。單是如何合併以達至上述目標,已經需要整個泛民和公民社會集中火力,領導社會充分討論。不妨沙盤推演:若泛民在2015區議會選舉大敗,則政府不會介意加大區議會的代表性,並設定門檻,控制最終的特首參選人數;到2016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增加資源、加上配票策略成功,或泛民再犯策略錯誤,如去屆公民黨一張名單求兩席浪費大量選票,泛民隨時失去關鍵少數;屆時,政府大可拋出隱性篩選機制或高門檻的方案,再透過消息人士「放風」暗示泛民有機會入閘,實質陪跑,而「超級區議會」和傳統功能界別仍可延續,香港從此邁進穩定的選舉威權政體,泛民陣營只會繼續因策略分歧進一步撕裂。

關鍵時刻將臨,我們期望泛民各黨與公民社會可以暫且放下立場之別,就廢除提名委員會及立法會功能組別特權建議具體準則,中共不接受,佔領中環不可免,歷史責任,盡在於此。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