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由者之歌


3.14

12yas-poster-art在《被奪走的12年》(12 Years A Slave)裡,男主角Soloman有一句話先後出現了兩次,那就是他分別向兩個苦命的女奴說,「How can you fall into such despair?」但這話自然沒有答案,白人主人口中的上帝,從沒有眷顧這群黑奴,Soloman也沒有膽量出走,或是策劃甚麼反抗,因為那只是死路一條。求死不得,而希望如此虛妄,人間就是地獄。

片中每個黑奴都嘗過被折磨的痛苦,也被迫要旁觀同胞被虐而不吭一聲,甚至代主人執起皮鞭行惡。善和惡的界線如此模糊,Benedict Cumberbatch飾演的主人會為女奴被迫與子女永別而感觸,會憐惜Soloman的才華與膽識而相贈小提琴,但他的善畢竟是懦弱的,對照後來Michael Fassbender演出的貪婪與癲狂,終究沒有誰特別高尚。一臉滄桑的主角最終回到家,只能淚流滿面地看著眼前那些他白白錯過的一切。當初被迫遺下了至親,最後也只能遺下那些跟他一同承受無盡煎熬的人,沒有甚麼再能償還,那當然不能是公義。

這是一部呈現黑奴悲慘史實的電影,但導演Steve McQueen不只旨在訴說黑人的歷史苦難,更不為歌頌甚麼希望與人類社會的進步,而是刻劃絕望,刻劃所謂愛和自由的不得為之,一如前作《大絕食》與《色辱》相承的主題:人世與身體,互為喻像,同是一座黑暗的囚牢,自由與尊嚴,始自視死如歸的孤絕反抗。

走出戲院,我只是感到落寞。黑奴成為了歷史,但slavery沒有,我想起被虐打、被斬手指的印傭。還有我城晦暗的將來,勢將埋沒的價值。雖云天大地大,但出走又能走到何處。片中Soloman走過林間的黑奴行刑地,與將亡者一瞬眼光對望。那是命運的交接與相認:誰自由了?誰真正逃出了煉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