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中行


5.2

movie still

看完《知音夢裡行》(Inside Llewyn Davis),會覺得這譯名份外諷刺。因為這明明就是一個失意者孤身落泊的故事,高安兄弟讓60年代紐約一眾寂寂無名的民歌手化身成一個虛構的Llewyn Davis,借他的窮途一瞥,呈現藝術生命的蒼涼。餐廳一幕的攝影、構圖與氣氛,竟然教我想起Edward Hopper畫作的淡淡憂鬱。但Llewyn Davis的潦倒不易令人同情,他縱然有才華而不輕易妥協,觀眾卻看到他的際遇或多或少是種命定。叫尤利西斯的貓兒、首尾重複呼應的情節,無非都是高安兄弟最令人熟悉的宿命觀與黑色幽默筆觸。主角窮酸得只能不住仰賴他人恩惠,待之真心的人他越是虧欠,抬不起頭談付出。陌生的骨肉他不敢貿然相認,心愛的女人他不能保護,連自己的選擇、昔日拍檔的死亡都成為笑柄。可是到他選擇認命回去做水手出海,他卻發現現實不過跟他在開玩笑。命運與意志從不是如此輕易道明的東西,有時所謂「堅持」,大概只是回頭太不容易。

inside llewyn davis貓兒的情節,確是全片的點睛之筆。朋友的愛貓走失了,他卻誤認了另一隻抓回去,只好把錯認的貓兒帶上路。然後因為路上的種種突狀況,他惟有離棄這隻無名的貓兒。到他回程(也沒有甚麼家好回)之際,他卻彷彿意外撞傷一隻走過公路的流浪貓。此貓是否彼貓並不重要,這些貓兒流落街頭不得而回,無非也是他之故;既像是主角自身的借喻與情感投射,也是一抹對命運與機緣最溫柔的體認與寬容。恩緣與因果,如此不動聲色地銘刻。

看畢電影後,我無法忘懷主角在台上說,「You’ve probably heard that one before. It’s not new and it never gets old and it’s a folk song.」穿插片中的民謠動聽得教人淚下,但它畢竟拯救不了那在黑夜裡默默凋萎的靈魂。這不是說它們不偉大,而是在生命的跌宕當前,它恰如其份,它僅僅如此。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