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純如與拉貝日記


5.30

John-Rabe-poster適逢「法國五月」辦了特選放映,去看了五年前由中德法三國合資拍攝的傳記電影《拉貝日記》。當年的《南京!南京!》有著群像式的史詩感,沒錯是有點匠氣,卻不減震撼。兩部電影裡同樣有一個人性未有泯滅的日本軍人,有一位善良的德國納粹黨員,無非都是希望呈現危難裡未有萎折的美善。在無所希冀的時刻,良知的呼喚縱或微弱,卻因生還而見證,自逝者身上尋得挺身佇立的勇氣。但這兩部或多或少旨在歌頌unsung hero的電影,皆沒有提及那個把拉貝的故事立傳發揚的人,那就是已故的美國華裔女作家、《南京大屠殺》的作者張純如。

張純如當年著書,是因為她深覺英語世界無法漠視這場駭然與兇殘程度比納粹屠殺猶太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歷史悲劇與人道災難。在美國土生土長、不熟諳中文的她,傾盡心力,最終將這段二戰史實寫成巨著,副標題就是「被遺忘的大屠殺」。為研究奔走期間,她分別發現了兩本由拉貝和美國女傳教士Minnie Vautrin所撰的塵封戰時日記,這兩本重要文獻,成為了少數僅存紀錄關於南京「國際安全區」的原始資料。但拉貝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實業家,身為納粹黨員竟敢於向上級報告盟國侵略的暴行,乃至聯合其他政見各異的外交人員與外籍醫生促成安全區救助平民,到戰後回國又被逐出納粹黨落得一家赤貧,這樣的故事,自然更具人性,也更值得記取。

今日中國崛起,軍事擴張的野心昭然不止,威脅區域和平,成為亞洲鄰國敵視對象,是非常合理的發展。中共拿日本侵華煽動民族主義,令人覺得追究二戰責任,彷彿有點不合時宜。但我還是很清楚,債有主,冤有頭,主權爭拗即使再無謂,戰爭罪行卻並非隨便可以抵消抹去,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尊嚴,到底就是關乎反思與承擔。政治永遠複雜,對錯卻畢竟沒有合不合時宜之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