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五年


6.6

本來沒有打算寫六四,因為年復年,道理都講遍了,有些堅持從沒有改變,也不好重複。但轉念想,四分一個世紀過去,那是當初懵懂的小孩終於三十而立,當日見證血洗北京城的年輕人邁向中年、教育自己的小孩六四所為何事的過渡。燭光燃起,維園裡是年輕人們學習撫今追昔、學習體認一種建立於莫名中的共同,還有伴隨這種共同感而來的責任與勇氣。只要這樣想,就覺得薪火相傳可以不單是一個口號。

每一年六四前夕我都跟自己說:沒事,一年又過去了,大家年歲漸長,而世間的不公義亦畢竟太多,不再易於落淚。話是這樣說,但當所有人秉燭站立,一臉肅穆,唱起那些千迴百轉總是在腦裡揮之不去的歌,眼眶總是一熱。是的,那些死去的人與我們太遙遠,說要給逝者亡靈看到燭海的力量也許是有點矯情,但正如滕彪先生在台上說的那樣,他們「是替我們每一個倖存者而死的」。如果犧牲有甚麼成全,那就是教曉我們在世的每一個人,公義與自由從不是必然的。所以滕彪說,他們感激香港人,香港退無可退,要佔領中環,也盼願一天能佔領天安門。

一個人冒那麼大的險,就僅僅是為了對那麼多年只是一年一度來點點蠟燭坐兩個小時的香港人說這番話,在某些人眼中,大概是傻的很。但這番話既鼓勵本土抗爭,同樣感通世上所有對抗專制的勇士們的普世理想,如果年復年堅持去維園就是因為大中華或離地中產情結作祟,so be it。當年百萬人上街,沒有改寫血腥鎮壓的結局,廿五年來維園人海再盛大,也沒有改變過天安門母親和維權人士的苦難,我卻從沒聽過父母說失望,說要放棄,要另起爐灶要去批鬥哪家大佬。他們不是沒有批評,但他們最後只會說,有些東西還是要做的。

堅持,畢竟就是,不須跟任何人交代的道德選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