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17:那不再是「他人」的戰場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4-7-20)

At-Least-One-American-Killed-in-Malaysia-Airlines-Flight-MH17-Tragedy-650x441

當日看完巴勒斯坦兒童命喪加沙海灘的報道,同晚則見MH17航機的墜毁現場遍地焦土,念及那些生命消逝於猝然的死難者,我忽爾明白「生靈塗炭」四字,其意象何等淒涼。

外交評論員爭相解讀慘劇對區域局勢的啟示:有的憂心忡忡,說這是俄烏衝突以來首次有民航機遭擊落,兩國的邊防衝突,陡然升級成直接威脅歐洲安全的國際爭端;再加上導彈發射器不是沒有任何軍事訓練的等閒之輩能隨便駕馭,烏國境內的親俄武裝分子受誰指使,罪證確鑿昭然,普京一夜間頓成人類公敵,形勢再難由他一人「收科」。有的卻不以為然,說美國和歐盟頂多會為那些已生效的制裁措施加碼,看不出衝突會有平息的空間。也有少數訴諸於道德信念,認為慘劇會迫使各國更積極協作,促成停火。

俄國強人政治的受害者

但這可能只是wishful thinking。不過幾天前,金磚五國(BRICS)正式宣布成立新開發銀行,分明要與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抗衡。它會更關顧新興經濟體的發展需要,抑或只是助長更缺乏問責、更不顧「國際標準」的貪腐大白象工程,世人暫不得而知,但更明顯不過的,卻是在俄羅斯被西方杯葛的當下,那些選擇跟普京靠邊站的國家元首,包括習近平。新開發銀行擬設的總部,也是在那個強國聲稱早已超越香港的金融中心——上海。新的全球秩序,已在逐漸成形。

MH17也許是普京意料之外的「技術失誤」,術語會叫作「collateral damage」。那298名死於非命的乘客與機組人員,卻跟許多不計其數的人一樣,同是俄羅斯強人政治的受害者。

普京既不斷向鄰國起兵犯境,也助燃中東的綿延烽火。普京為阿薩德政權提供軍事援助,助長敘利亞政府軍與反對派武裝力量互相屠殺,最近亦表示會協助伊拉克政府反攻來勢洶洶的ISIS叛軍力量。但普京與阿薩德談不上是堅實的軍事盟友(2005年,俄羅斯在聯合國就曾在要求敘利亞從黎巴嫩撤軍的議案投下贊成票),說普京有主導中東局勢的野心,也未免言過其實。普京介入敘利亞內戰,主因跟困擾俄國政權多年的車臣獨立運動有關——俄羅斯在1990年代以降的兩次車臣戰爭中大舉揮軍濫殺平民,令車臣與北高卡索地區成為極端遜尼派武裝分離主義的溫牀。普京因此支持阿薩德政權打擊國內遜尼派力量,又與什葉派為主導的伊朗保持關係;但同時,俄國國內的報復式恐怖襲擊有增無減,成為了國人的夢魘。波士頓爆炸案提醒了那些早已把車臣戰爭忘卻的西方大國,隨着全球恐怖活動愈趨去中心化和零散個體式,北高卡索地區也成了一個輸出恐怖主義的基地,這毋寧是俄國高壓手段種下的惡果。車臣的悲劇,自然令人想起當下的新疆。

政府主戰有責

過往在英美兩國死於恐怖襲擊的平民固然無辜,但尚且還可勉強說是他們的政府主戰有責;MH17予人的震愕則有多一重象徵意義,在於一群毫不相干的荷蘭學童、近百名貢獻愛滋病研究的學者和志願人士,還有一對港人夫婦,都可以只因為恰巧飛過了他人的戰場上空,而無緣無故地不幸受害。談世界和平,也許並非那麼「離地」;慘劇縱或萬中無一,但記着亂世裏頭,大部分苦難畢竟都是偶然的。中俄兩國將主導全球政治秩序重組,會為世界帶來穩定與平衡,還是更多的動盪?它們代表了一種怎樣的政治倫理,香港人又會如何自處其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