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著,甚麼叫「人道停火」?


刊於《JET》八月號

jet aug 2014
*******
此輪衝突的導火線,是源於約旦河西岸三名猶太青年被殺而延伸的報復行動;演變成今日局面,固然雙方有責。世人看到的是以軍一再對加沙人民趕絕殺絕,自然憤慨;但哈馬斯拒絕和談、堅持以武裝爭取巴勒斯坦主權的激進路線,有否深化了以巴矛盾,卻是一個無從定論的命題。

2007年加沙之戰後,巴勒斯坦分裂成兩個政權,溫和派法塔赫退守西岸,哈馬斯則控制加沙;當時以色列趁機加強對加沙的經濟封鎖和邊境管制,以此孤立哈馬斯的力量。以色列的表面理由,是為了阻止哈馬斯得到飛彈技術與零件等外來武裝支援;但是水電糧食等必需品與建築物料一併限制,卻令加沙人民陷入無望的困境--國際樂施會指出,以色列封鎖令加沙經濟發展癱瘓,超過四成人口失業,八成人依賴國際援助,當地人出走不得,也無法享有醫療與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務。過去,以色列更曾一度阻止救援物資進入加沙,加劇人道危機。曾參與聯署譴責以色列封鎖的美國學者Noam Chomsky,直指加沙是「全世界最大的開放露天監獄」。

free-gaza-art-festival-logo-greer_valley

自從封鎖加沙與2008-2009及2012年兩次衝突後,哈馬斯的彈藥明顯大為減弱。加上中東局勢動盪,先是埃及政權易手後,掌權的軍方截斷不少在穆斯林兄弟會執政期間應運而生的走私秘道,亦關閉拉法邊境通道,加沙人民連最後一個合法接觸外界的對外出口亦告失去;敘利亞內戰引伸的回教派系分歧,令支持遜尼派武裝份子的哈馬斯失去伊朗的資助;ISIS勢力坐大,也令原有的中東盟友分身不暇。是故,哈馬斯與法塔赫今年初齊組聯合政府,希望重組實力。新聯合政府雖然作為不大,但本是長遠促進以色和談的僅餘契機,以色列斷然「反檯」之餘,更乘機重擊哈馬斯,造成大規模平民傷亡,突顯其出師無名,遠超「自衛」性質。所謂「人道停火」,更加是荒謬的語言偽術:停火五小時給平民補給糧食和醫療用品、到銀行提款,然後繼續重新動用大殺傷力武器向平民開火、濫殺無辜婦孺,算得上甚麼「人道」?

假如忽視了上述背景,而貿然附和親美/以色列媒體指責哈馬斯好戰、搞恐怖襲擊和阻礙和談的論調,便無法理解何以哈馬斯仍得到不少加沙人民的支持(哈馬斯其實也是經巴勒斯坦人民以選票授權的)--事實上,加沙人民看到西岸徹底受以軍控制、殖民安置區大舉擴張,反映以色列政府不存退讓空間,溫和的和談路線,根本無力實現巴勒斯坦人民的復國夢想;圍城封殺、苦無前景,也令孤立無援的加沙人民更傾向相信,武裝抵抗已成為唯一之途。哈馬斯不接受埃及提出的停火協議,除了因為協議根本無意改變現狀、亦為以色列往後的「自衛」行動開綠燈,估計也是因為埃及未有承諾重開拉法邊境通道。

與此同時,哈馬斯提出的停火條件,卻鮮有主流媒體廣泛報導。十項停火條件包括以色列撤離坦克、解除封鎖、成立由聯合國監管的航運設施、擴大合法捕漁區域、重建加沙工業區等,表面上大多合情合理。問題是,誰才是不想真正促成停火的一方?哈馬斯力量逐漸積弱,維持現狀會令巴勒斯坦內部兩派長期互相牽制爭持,大概就是以色列的盤算。由於美國和聯合國介入斡旋的角色相當有限,在可見的將來,衝突只會持續加深加沙人民的苦難。

錫安主義者將二戰猶太人的慘痛歷史當成猶太復國的propaganda,用無異於當日納粹的邏輯,將他們加諸於巴勒斯坦人民與穆斯林的苦難合理化。One holocaust does not justify another,濫殺無辜,天地不容;歷史將必還巴勒斯坦人民一個公道,我們生於安逸,為他人鼓與呼,不過是最基本的道德責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