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人物: 名校左校女生破格齊踏社運路


原刊於《蘋果日報》港聞版「八方人物」(原文)

記者:姚國雄

30lp2p61
雖然分別來自名校與左校,林嘉嘉(左)與周澄(右)殊途同歸走上社運之路。

來自名校與左校的你,這個月,會否抗爭與罷課?傳統名校、紅色左校,分別是精英與左仔搖籃,肩負不朽定型,政治上從不生事,學生與畢業生若走上社運之路,定必惹來奇異目光。來自九龍塘瑪利諾修院學校的民主黨林嘉嘉,是7.2佔領遮打道的被捕者之一;出身左校培僑中學的周澄,更是示威抗爭常客。二人認為,政治覺醒乃個人選擇,提醒學生勿因學校「血統」,成為自己關心社會、人權自由的藉口。

「聽話淑女」公民抗命被捕

九龍塘的瑪利諾,紅磚屋是象徵,舊生星光熠熠,有港姐李嘉欣、官場契媽李麗娟、前高官余黎青萍、歌手梁詠琪、藝人關之琳等。07年畢業的林嘉嘉在這裏由中一讀到中七,渾噩的中學時代,只顧溫書考試,之後考入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馬嶽(中大政政系副教授)都話,喺我之前,我呢間學校冇咩人會入嚟中大讀政政」。母校老師知道她搞中大學生會時不以為然,「佢話『我哋呢間學校好少人搞大學學生會、學生運動』,佢覺得我哋學校出嚟嘅學生,好少會搞呢啲嘢」。

她口中的「搞呢啲嘢」,包括08年回母校,談北京奧運下的中國人權問題,「我本來淆底,一向都覺得自己學校好少接觸呢啲嘢,我叫住周澄同埋支聯會嘅人,講解時唔好去得太盡,(但)竟然當我老師總結時,去得最盡嘅就係佢,其實一切都視乎個老師係咩人」。

10年前在九龍塘做聽話淑女,10年後在遮打道公民抗命,最終被拘捕被警告,林嘉嘉說,每次參與學運社運,別人得知她「出身」也感驚訝,故她總要解釋一番。她直認並非典型的「Maryknoller」,身邊的中學同學多是政治冷感,不問世事,聚會也感「唔啱channel」。她被捕後,一位中學同學忽然問候,令她頓感安慰:「佢話想從第二個角度,了解吓佔中。」

中一至中七讀左校培僑,沒有變了左仔,卻變了「左膠」的周澄,當年派位到寶血女子中學,女拔萃畢業的媽媽卻拒絕女兒步後塵,寧願女兒讀左校也不讀女校。周澄讀書時,每班輪流升國旗,老師立場很穩,談六四應要鎮壓,民主不一定西方才對,「平時返學,睇到內地係歌舞昇平;放學睇到係內地黑暗一面」。

網上易找志同道合朋友

她說因為自小父母談六四去集會,中三時膽粗粗填表加入支聯會青年組,自此走上社運之路,「以前喺培僑,做呢啲嘢係好寂寞,所有人都會覺得你好奇怪,點解唔係正常返學放學考試?」曾是學聯秘書長的她承認,培僑畢業生從政的,全都加入民建聯:「有人同我講,左校好少出一個民主派,別人會覺得好得意,但我自己覺得冇乜嘢,好多嘢都係自己嘅選擇。」

周澄指,由左校學生變成一個活躍的社運分子,是因為明白甚麼叫做集體:「點解我哋會無端端去搞社運?係要認知一個集體過程,大家一班人為咗一個目標、抽象嘅價值會走出嚟。」她指網上世界發達,中學生要在政治上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會再如他們以往般孤獨。

暫離大隊 為日後抗爭裝備

佔中啟動,抗爭往後浪接浪,林嘉嘉和周澄下月暫離大隊,前者到澳洲一年工作假期,後者到英國讀能源和氣候政策碩士課程。二人認為,佔中不是只爭朝夕,日後的民主抗爭,勢必再見她們的身影。

「場仗唔係一年半載嘅事」

下星期便飛走的林嘉嘉說,人越大,接觸的人越多,便發現自己視野極狹窄,所以想在工作假期後,儲點錢再讀書。她指,因知道未能參與佔中,所以提前7.2佔領遮打道:「其實我唔係走咗唔返嚟,只係走更遠嘅路,我哋對住咁強大嘅中共,係要有更多人投入運動先更重要。」

周澄承認,7月前已知要到英國讀書,故未有參與佔領遮打道:「7.2嗰晚我喺遮打道,情感上我覺得自己係要俾人抬,但係又會諗到,一旦有案底,隨時唔俾入境好煩,又要到警局報到。」她認為,讀書會更有利參與社運:「雖然覺得可惜,參與唔到(佔中),但呢場仗,唔係一日兩日、一年半載嘅事,我哋裝備好自己,有知識、有經驗,日後可以做到更多嘅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