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選擇了我們


9.5

上周日的佔領中環集會上,佔中發起人陳健民教授介紹學界代表發言。第一位發言的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他手持講稿,準備發言之際,卻掩起臉哽咽起來。台下見狀響起一片「加油!」的呼聲,未幾,他終於開腔,說:「對不起,我的心情的確很激動。因為剛才我見到陳健民教授,三十年前,他是個大學生,當時已在問香港人在97之後的前途與命運何去何從。(…)三十年過去,我們這群學生還在爭取政制民主。三十年來,社會浪費了多少年輕人的精神與心力?」最後他向群眾疾呼:「香港,是香港人的主場!」如果這句話有甚麼份量,就是把問題留給所有不甘認命的人:在這場持久的戰役裡頭,你是否願意堅守到最後?

要認命,其實並不難。反正中共有太多既得利益,斷不會犧牲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經濟結構只要尚存,再染紅也未必會叫打工仔失去飯碗。但沒有人生來就是甘願苟活的順民,自由與尊嚴,談的就是權利與意志得到尊重。拒絕這樣的假普選方案,就是因為不能接受被一群根本沒有民意授權的權貴精英決定我們的前途。

蔡子強先生就在報章撰文,感歎三十年前那群站在最前的「民主回歸派」學生領袖已對現狀心灰意冷,一個時代,就此正式落幕。四年前有份促成政改的溫和民主派,如今也走出來表態,說對話之路已然走盡,只剩下抗命一途。

沒有人知道佔中會不會成功。有人說,「反檯」是要爭取時間,乘中共勢弱內亂之時才謀反求變。但誰知道要等多久,今天不站出來,你明天不會再有機會。不輕言流血就義,也不要空談時機。我們不是預言家,時機不是說說就會從天而降。時代選擇了我們,你若要選擇沉默、或放棄爭取,那是你的權利,但不要說這是為了大局,因為你只不過不願看到自己和同代人犧牲。那一刻終必來臨,容不得任何人逃避。

****

後記:

文章寫成之時,心情跟很多朋友一樣,很灰。外國勢力沒有用的,一切只能靠本土自救。我不想當國師貿然妄語流血就義勇武抗爭,但事實是和平演變是不可能的--上回還相信談判與妥協的人們,如今都說對話之路已盡,香港正式進入抗命時代。

試回想當年,在台灣,一代優秀的政治精英與知識份子如何捱過白色恐怖,還有民進黨自風雨融搖一路走來的歷史;在韓國,美國與日本合力維護獨裁軍政府,死了無數學生與工人,鑄就一個戰鬥民族的剛毅不屈,方有今天。香港人借來的時間已經很長,如今也不知是一種福氣,還是宿命:香港人的黃金時代,很大程度是賴於內地文革、台灣黨禁與東亞亂局,歷史的偶然,成為了奠定香港經濟起飛與文化身份萌芽生根的機緣;只是因為如此,香港的轉型也無可避免地延遲,直至今天。

我們這代人,一定要有心理準備。我們眼下能做的,就是堅守我們的價值,同時努力裝備自己。留得青山在,謹記這是一場漫長的鬥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