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步去留還看集體自決


10.24

一個管治班子的最高領導,被揭發收受五千萬秘款後,不用面對議會彈劾、民意破產的壓力,反而有膽量跟外媒說,月入低於萬四的人能夠投票會令「政策向基層傾斜」,換言之,窮人無權決定議會組成,無權平等參與監察政府施政。一個理應維護司法公正的最高官員,在警員公然對被捕示威者拳打腳踢濫用私刑、佔領區市民被打至血流披面、蘋果日報被包圍阻撓發行時均無動於衷,卻竟越權呼籲示威者遵從民事禁制令離開佔領區。本為公僕,卻背離基本操守,言而無信,如此荒謬,禮崩樂壞四字已不足以形容。

民事禁制令一出、政府與學聯代表對話之後,多了聲音討論佔領運動的下一步該怎麼走。有人說,是時候考慮「退場機制」,保留實力組織下一階段的抗爭,以免失去現有支持,刺激民情分化,也避免更暴力的清場鎮壓與大規模拘捕;有人說,佔領持續近一個月是市民堅持留守與自發組織的成果,如今撤離只是功虧一簣。兩種說法都有其道理,去留與否,還是要交由佔領區的市民集體決定。佔領區秩序井然,其中體現的自律負責、守望相助與無私付出,已經不再是任何領導與策略思維之使然。民主共治,不再是一個口號,而是佔領區的晝與夕。七色帳篷與自修區如此美麗,令人更憂心將臨的清場危機。

歷史會記著2014年的香港,香港人齊心造就的大時代一頁。不只有參與佔領的學生和市民,還有敢於挑戰高層、堅持報道真相的傳媒工作者、敢於開罪無數生意利益的藝人、敢於冒險發聲的公務員。改變不會來得容易,這場仗可以是五年、十年,甚至廿年,無人能料。世情可以很黑暗,但我們不會忘記香港人為了尊嚴原來可以如此無畏無私。這一役也捱過了,還有甚麼會壓得倒我們嗎?世代的承傳、理想的延續,比一個艱難維持的政權,更加堅韌不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