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痼疾


有時我知道懷想所謂昔日青春時光,不過都是自戀的浪漫痼疾。這些拙劣的文字於五年前寫下,由二十三到二十八,只有自己明白歲月的無情,為了所謂成長而自圓其說地失去的一切。

而我懷念的到底卻是那個曾經明暸本來無一物的自己,所謂超越己身的呼應,那個曾經清通洞明的世界,我以為曾經窺見的生命。當時夢裡匆匆一瞥,金黃色的平原,有影兒立在風中,不染紅塵;想起記憶久遠之處的應許,於是驚醒。

那時我突然明白何以命若琴弦,窮盡一生的孤詣與追尋到頭來一無所有,於是自由。

記憶永不消逝,因此捨得放棄。我容許苦路上的薔薇,一朵朵地凋萎,因為夢遍懸崖、大海與平原,曾經竟得以忘卻己身,一晌畢竟奢靡。從沒有什麼比什麼更美,只是我們想得太多。如冬松一般沉靜。

千山萬水不為我們而生,誰說走過之後必然是絕美之境。若非如此,如何懂得慈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